黄山小说

 

第1章 系统坑人

  一场车祸,杨诺重生了。这里是魔法为尊的世界。作为一名零零后躺平青年。

  而杨诺的想法是,学魔法又不能长生,学了干什么?在这个世界继续躺平苟着吧。

  在12岁的这一天,杨诺眼前出现了全息面板,面板上显示着:“请激活系统”几个大字。是的有系统了,但是激活条件有些奇怪。

  虽然杨诺的理想是苟着躺平,但世界充满了因果意外,苟也是需要兜着点本事的,要不然哪天真就成了任人宰割的弱者了。

  杨诺立即兴奋地跑到集市里买了一斤果酿,这就是激活系统的条件,需要自己猛灌一斤果酿下肚。看了那么多小说杨诺也是第一次见如此奇怪的激活条件。

  杨诺提着果酿兴高采烈地跑了回家,来到自己的房间里,此时家里没人,家中是开杂货铺的,母亲白天都在守着铺子,父亲则是去进货了。

  房间没有门锁,杨诺只得推动衣柜将门堵住,一切准备就绪打开果酿,闻了闻,一股清香的水果味扑面而来。这是集市里最便宜的果酿了,也不知道味道怎么样。

  杨诺干咽了一口,做足心理准备,抬起果酿便猛灌下口,中间忍不住间断,但还是凭着意志和完了这整整一斤的果酿,最后莫名晕了过去。

  晕倒后,杨诺的意识似乎是在穿越时空,四处快速略过的虚茫很像现实中的风景。在此期间就连念头都无法动弹分毫。

  这样的过程很快过去,杨诺来到一个四处虚白色光茫的异样空间。“这是哪?”疑问之际系统面板再次出现。显示着两个字:向前。

  “向前?”杨诺扫视前方,与周围无异白茫茫一片,什么都没有。本能的看了看自身,能明显的透过身体看见白茫茫的地面。这显然是意识体。

  “都把我带到这了,为什么不直接将我带去目的地?还要我自己走?”

  系统:“我已经帮你走一断路了,现在只能靠你了,加油主人。”

  “……?”杨诺无语,只得自己向前方走去,拨开白雾,出现一方阶梯,螺旋向上看不到头。直通苍穹一般。

  “特么的,这么高,你不会是想让我爬上去吧?老子才不干呢?”

  系统:不上去,就回不去,只能永远待在此处。

  杨诺无语破口大骂:“什么!坑人呢这是,哪有你这么坑主人的系统。”发泄过后系统依旧是那冷冰冰的几个字。杨诺只好忍着气走上阶梯。

  在这里,没有白天黑夜,也感觉不到疲累与饥饿,但时间的流逝杨诺能清晰的感觉到,这也是令人最痛苦的地方,阶梯依旧看不到头,如此一步步地向上走着。不知走了多久,连下方也看不到头了。

  心中疲惫不堪,杨诺时不时地大骂系统来宣泄情绪,可连系统都开始不显示字幕了,就像耗尽能量一般,再也没出现过。

  不知过了多久,一年,十年,或许是百年,杨诺低着头,眼神空洞,看着脚下的一步步台阶,在这期间杨诺早已心神疲惫的如一个行尸走肉。

  当他迈下一步时,不知不觉的发现已经没有了阶梯。终于是走到了头。

  夜晚,母亲许清安来到杨诺房间。敲着门,轻口说道:“小诺、小诺出来吃饭了。”许久没有回应,打开门查开,许清安曾经是高级魔法师,身体素质高于常人,挡门的衣柜很轻易就被推开了。

  打开门映入眼帘的便是倒在地上的杨诺,许清安的心顿时悬了起来,连忙扶起杨诺冰冷的尸体。“小诺你怎么了?”查看气息,内心不由一震。杨诺已经彻底没有了气息,已经是一个死人。

  许清安全身颤抖,踉跄使出治愈魔法,她不敢相信,也不想相信杨诺就这么死了。“小诺、小诺你到底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快醒醒!”许清安止不住的失声恸哭。

  父亲杨一帆应声而来,看着妻子抱着杨诺的尸体,不由心神颤抖。“发生了什么事?小……小诺怎么了?”许清安没有回答依旧在伤心哭着。

  杨一帆查看儿子脉搏,顿时他感觉天都塌下来了,神情呆滞地后退了几步,杨诺已经没有了脉搏,身体也是冰凉无比。明显已经是个死人。

  许清安不死心,第二天将杨诺送去了医院。杨一帆清楚连治愈魔法都没有用了,送去为平民治疗的医院有什么用。自欺欺人罢了。只得偷偷嘱咐医生,为儿子做好防腐处理,以安慰妻子。让她慢慢从悲痛中走出来。

  将儿子的死报到帝国治安部,治安部调查了数日也没有什么有用的信息,检查医院中的尸体,连死因都查不出来。杨诺的尸体并没有任何受到侵害的痕迹,就像一个健康的人就这么突然死了一般。

  许清安还整天在医院念叨着儿子没有死,杨一帆不忍试图说服妻子接受真相,因此两人也大吵一架。

  实在没办法,为了让妻子接受现实,叫停了医院的反腐处理,想着等儿子慢慢腐烂后妻子会不得不接受事实。可不料几个月后再去医院查看时,妻子如故每天守护在旁,儿子也没有任何的腐烂。

  杨一帆厉声质问医院医生为什么不按他说的做,医生颤抖回答,他们确实按照如杨一帆所说的做了,可杨诺依旧如初。也不知道什么原因。

  放开了医生,他也发觉不对,前往查看儿子,此时妻子许清安已经在床边睡着,他查看儿子状况头发似乎长长了一些,虽然不明显但比之前确实长了一些,似乎有一股力量在儿子体内运作。

  杨一帆满脸的震惊,震惊之中带有惊喜,或许儿子真的没有死。可笑之前还差点劝妻子把儿子埋了。握住儿子的手,还是和之前一样冰凉。

  杨一帆现在基本已经可以确定儿子真的没有死了,无奈笑了笑,走出了医院。等再次回来时已经带了一盒便当,轻轻叫醒妻子。

  “吃点东西吧。”

  许清安没有理会侧过头继续趴着,之前吵架的事还是心有余悸,杨一帆急忙开始嬉皮笑脸的哄着妻子,并且时常念着:“我们一起等儿子醒来。”这才平息了许清安的不愤。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