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山小说

 

第七章 风岭城中显神威

  夕阳西下,路边树木被余晖点缀出点点金光,鸟儿觅食一整天也陆续归巢。在余晖的照映下两个人影出现,前面一个坐着轮椅的少年快速移动,而后面骑着马的男子紧追不舍,嘴里似乎还在说些什么。实在让人忍俊不禁。

  这两人正是柳星河与宫伯年,自从出通门宗已经过了两天,期间走过一些小城镇。

  宫伯年见自己追不上柳星河,气不打一处来,心想:“自己骑马居然追不上柳星河?这到底是什么做的,搞得自己都想坐轮椅了。”

  所以两人打赌,如果宫伯年骑马追上柳星河,后者就要负责今后所有消费,反之就由宫伯年负责。

  两人就这样一前一后,追了一天,夕阳已经落下一半,前面出现一座城池:风岭城。

  柳星河停在城门口等待宫伯年,片刻之后宫伯年才骑马赶到。“天色不早了,今日就先在这城中歇息,过几日再去其他地方看看。”

  宫伯年勒住缰绳:“我正好有此意,跑了一天也有些疲累。”说完抽身下马,牵着就要进城。

  “所有花销你出啊。”柳星河在后面大声说道。

  宫伯年听到柳星河的话,险些踉跄摔倒,柳星河看到宫伯年这般,不禁哈哈大笑。

  看到柳星河这模样,顿时无地自容,先前信誓旦旦地说追上柳星河,说好以后要让柳星河负责所有花销,如今追了一整天还没追上,实在是无颜啊。

  两人进了城,随便找了一间客栈。店小二看见两人进店立即招呼起来:“哟!两位公子,打尖儿还是住店啊?”

  宫伯年拿出一块中等灵石放在柜台上,那记账先生两眼放光,当即大声说道:“两间天字号房!”

  随后宫伯年就先跟着店小二上楼,柳星河外放真气,靠着真气的反冲直接上了二楼,一旁带路的店小二当场惊了,嘴巴大张。

  “嘿,别愣了,带我回房间啊。”身后的宫伯年拍打着店小二肩膀催促着。

  店小二回过神来,连忙应是,快步带着二人进入房间。

  待店小二走后,柳星河来到宫伯年的房间,宫伯年见柳星河不去睡觉,反而来自己这里,于是问道:“柳兄弟,你来我这里有什么事吗?”

  柳星河嘿然一笑:“嘿嘿,宫大哥,刚才我见你拿出一块石头,那记账先生两眼放光,那是什么好东西啊?”

  宫伯年还以为柳星河要问什么事,原来是为了这个,“哈哈,还以为柳兄弟所问何事,原来是因为灵石啊。”

  “灵石?能说具体点吗?”柳星河拄着下巴又问道。

  “灵石,可分为下等灵石,这类灵石都是吸收天地灵气形成的,一般凡人呢,拥有下等灵石就可以用来延年益寿,强筋健体。中等灵石,吸收灵气至少有五百年,而上等的灵石是由灵气凝结而成,一颗上等灵石就够一个初入纳气期的修士修炼到足基期一重,其珍贵价值不言而喻。”

  柳星河算是知道什么叫做“人外有人,天外有天。”是什么含义了,不出来见识一下,永远不知道这世界有多大。

  “还有问题吗?”宫伯年见柳星河发着呆问道。

  柳星河回过神来:“啊,没有了,没有了。宫大哥早点睡,我先走了。”接着柳星河退出房间。

  宫伯年被柳星河这幅模样逗笑了,感情问了大半天,就是为了这事。

  柳星河回到房间仔细一想:诶!不对啊,这空气中充满了灵气,要这灵石干嘛?这不是多此一举吗?

  正当柳星河沉思不解时,房门被踹开,两个蒙面黑衣人出现在柳星河面前:“把灵石交出来!”

  柳星河心想:“哟呵!抢劫?你最起码有点职业道德,大晚上跑到房间里打劫,我倒是头一回见。”

  两黑衣人见柳星河不说话,提刀挥向后者,柳星河运转涅槃诀,身形往后一移堪堪躲过一刀。

  两黑衣人眼中流出诧异的眼神,没想到这坐轮椅的家伙居然深藏不露,当即不再留手,真气包裹刀身,再次砍向柳星河。

  柳星河不战而避,左右避开两个黑衣人的攻击,他想看看这两个人到底有什么本事,在大晚上的跑到别人房间里打劫。

  宫伯年听到打斗声,来到柳星河这里,入眼的就是两个黑衣人围着柳星河打,不管自己还没穿多少衣服就冲了上去。

  柳星河见宫伯年这副模样莫名有些喜感,虽然想笑,可是现在这情况倒是没有机会给柳星河去笑。

  就这样,四人一对一展开交战,屋内房间太小,于是冲破窗户来到街上。

  其中一个和柳星河对战的黑衣人身体呈弓形,一把刀在月光下显得格外妖异。突然黑衣人身体绷直化作一头巨大银白色的狼,而手中长刀已经变成巨狼的牙齿,在月光照耀下那颗牙齿散发着寒芒。

  宫伯年见黑衣人化成巨狼,大惊道:“鬼影三狼!”

  那巨狼听到宫伯年认出自己,倒是有些意外,口吐人言:“哦?小家伙倒是有些见识,没错!吾就是鬼影三狼,识相的就交出灵石,吾还能给你们留个全尸。不然,吾会让你们尝尝什么叫生不如死!”

  柳星河觉得这是一次验证涅槃诀功法的好机会,自从突破到灌顶期第三重就没和谁好好交手过,于是运转涅槃诀中的第一式:凌天意变。所谓凌天意变就是随心所欲的变化,心之所想则法之而来。

  柳星河大喊一声:“变!”只见身下轮椅变了,原来这凌天意变不仅可以自己变,只要想,自己拿着的东西或者坐着的,都可以变。

  只见柳星河身下的轮椅慢慢变长,渐渐地有四五十米长,脚踩的地方变成一对鹿角,不一会儿,轮椅就变成了一条金黄色的龙。

  “我滴个娘亲诶!妈啊,出来看神仙了。”宫伯年被这一幕吓得胡言乱语,不知道该怎么表达了。

  那头狼仰头看着比自己大了不知道多少倍的龙,“咕噜”一声吞了吞口水,现场安静的可怕。

  “来来来,打一架。”龙头之上柳星河高兴的对着下方鬼影三狼大喊道。

  “吼!!!”柳星河身下的金龙像是感受到前者满身战意,对着鬼影三狼就是一阵龙吟,鬼影三狼三人被强大的气浪吹得连连倒退。

  “我滴个亲娘啊!千万不要无差别攻击啊!!!”宫伯年死死抓住石板,忍着气浪大声道。

  柳星河听到宫伯年这样说,这才想起来下面还有个自己人,连忙拍拍龙头示意不用了,随后对宫伯年连忙道歉:“不好意思哈,不好意思哈,搞忘了。”

  本来觉得柳星河至少还会害羞,没想到是搞忘了,差点没一口老血吐出来。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