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山小说

 

第四十七章粪人

  挂断电话,校长整个人都是懵的。

  “校长,怎么了?”陈老师问道。

  杨校长回过神,脸色一变,立马道:“快,快叫人,吴备律被那个人堵住了,我们快去支援他!警察要赶过去没那么快,现在就只能靠我们了。”

  毕竟现在距离吴备律最近的就是学校,所以吴备律才会先打电话给他,听着对方在电话里的凄惨叫声,王校长都不知道那个人会做出什么事来,万一出了人命那可就遭了,由不得他不着急啊。

  也不知道这吴备律究竟怎么那人了,竟然让对方宁愿冒着被警察抓去的风险,也要堵他车,堵他车就算了,还打他小孩,一打就打两次,这什么仇什么怨啊?而且吴霏旨这熊孩子也太倒霉了,碰到这种人,一天挨几次大逼兜。

  听吴备律描述,对方还泼粪了,这就恐怖了,啥人啊这是?就是报复也没有用这种手段的吧?

  但此刻没有时间多想这些了,陈老师听到杨校长的话也是吃了一惊,便听从吩咐,通知还在学校的老师和保安。

  校长、教导主任、老师、保安,十几个人赶紧朝吴备律那边赶去,深怕去晚了,吴备律就遭遇不测了,毕竟根据吴备律的话,罪犯太凶残了,手段也毫无底线。

  很快,他们就赶到了现场,便看到道路中停着一辆车,车门略微扭曲,不知道是被什么暴击导致,车窗也无法升起,一个身着白色防嗮衣,带着鸭舌帽和口罩的男子站在车子右侧,对着车内的小孩扇了一巴掌,然后又走到左侧,从脚下的一个铁通中舀了一瓢黄褐色的东西泼了进去,一种浓郁刺鼻的恶臭弥漫开来,车内立刻响起惊恐的哀嚎和呕吐声。

  王校长等人赶到车边五米开外,都傻眼了。

  地上的铁桶里面装着的东西只要是人都认识,更何况还有那弥散在周围的恶臭味。听着车内惨叫,看着那个男人冷淡地舀起一瓢接一瓢的粪水泼进车内,没有人敢前进一步,反而齐齐后退一步,目光骇然,倒吸一口凉气。

  这踏马是人干的事?

  虽说粪水无法打死人,但也可以让人吐死啊,再这么下去,人还能活儿?

  而此时,车内要多惨有多惨的吴备律发现了王校长等人,顿时就有一种见到亲爹的感觉,鬼知道他在这短短的时间里经历了什么。

  那个男人简直不是人,从车子停下来开始,就冲上来打自己儿子的耳光,打完就泼粪,泼完就又去打儿子,打完又过来泼粪,全程一句话都不说。

  现在车外的那个男人在他眼中就是恶魔,让他恐惧,让他惊慌,所以在看到杨校长等人出现的时候,吴备律直接就破防了,感动啊!杨校长是个厚道人。

  吴备律当即就热泪盈眶了,拼了命地喊道:“杨校长,你终于来了,快救我啊,你知不知道我经历了什么啊,呜呜呜…呕,你终于来了,谢谢,谢谢!”

  而此时,沈路感觉手有点酸了,就先停下来,看向王校长等人。

  吴备律暂时有了喘息的机会,眼泪鼻涕横流地对着车外的王校长等人感动挥手。

  然而他那一副模样,简直就是粪水侠,吓了杨校长等人一跳,如果不是事先知道车里的人是吴备律的话,他们都羞于和这种人对视一眼。

  但不管怎么说,吴备律这幅模样实在太惨了,既然来了,那就不能就死不救,也不能不管不顾。

  王校长想到这里,看着车子外对自己等人视若无睹的罪犯,尽管心有怯怯,但还是上前一步说道。

  “这位先生…”

  沈路抬头看了他一眼,示意你说,我听着。

  然而这一眼,在校长眼中却是仿若看到了一个冷血无情的雨夜狂屠,顿时,原本心里的话都卡在了喉咙里。

  草,好可怕!

  这种人连泼粪都做得出来,还这么冷静无情的样子,还有什么事情做不出来?说他杀过人,杨校长都相信,甚至于,有可能是传说中的病态杀人魔,时不时正常,一发病就要杀人的那种。

  毕竟,没有哪个正常人敢在现今这种社会,光天白日之下堵车打人的,还用上泼粪这种一看明显就不正常的手段。

  一想到这些,杨校长看着沈路的眼睛,仿佛看到了对方眼中猩红的血丝,一瞬间,头皮发麻,心中的紧张提升了几个层次。

  他身后的人也是紧张不已,全部用一切靠您了的目光看着校长。

  没办法,杨校长只能硬着头皮说道:“这…这位先生,大家…有什么话好好说,不至于这样,你别冲动…你知不知道你这样做是违法的,我劝你先放下…那个粪瓢,做个人…啊不,我是说,大家有事好商量。”

  杨校长说完这话,大家都紧张了,一个个盯着那个人,随时注意对方的反应,这可不是正常人啊,要是一个听不懂人话就暴走的话,谁顶得住啊?

  在众人眼中,只见那人听到校长的话后,眼中血丝仿佛一下子多了几根,声音冰冷无情,仿若杀人无数的病态杀人魔,道:“你说什么?”

  开玩笑吗?

  我新的诅咒还没破解完成呢,怎么可能停止?

  此时沈路的脑海中除了出不了市区的这个诅咒之外,还多了一个。

  【诅咒:粪人】

  【来源:吴备律:“我要让他去粪坑吃屎”】

  【提示:中了该诅咒的你将化身粪人,浑身犹如占满了看不见的粪水,充满恶臭,方圆十米,见了你的人都会远远避开,你将被人唾弃。】

  【解决方案:以彼之道,还彼之身,解铃还须系铃人,将使你化为粪人的人也变成粪人吧:请将粪水浇灌吴备律全身。】

  为了完成这个方案,沈路可废了不少功夫,这才收集到了一桶粪水,现在竟然叫他停手,这怎么可能?

  说完这话,沈路便又在桶中舀了一瓢粪水,泼进车里。

  在众人眼中,就是他听到杨校长的话之后,勃然大怒,精神病发作的样子,不仅不听从,还叛逆似的,将怒火撒在吴备律身上。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