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山小说

 

第五十二章awsl

  珍野酒楼,鱼池边,围了一群人,洪老板和吴总、吴总的朋友,以及其他食客纷纷盯着沈路的鱼桶。

  随着一条条鱼过秤,老洪的脸上满是喜色和激动,对大家道:“大家看到了吧?今晚可以放心了,想吃多少都有。”

  随后又转头对沈路说道:“老弟给力啊,你不知道我都快被这群人逼疯了,一个个吵着要吃野鱼,我拿不出还不行,非得要我给你打电话,我正在打呢,没想到你就来了,还给了我这么大一个惊喜,哈哈,这么多货,这下子可以撑死他们了。”

  旁边的食客听着也不恼,反而呵呵笑着。

  “老洪啊老洪,你就靠这位朋友了,要不然这里的人迟早得跑光了,我跟你说,你得好好抱紧这位朋友的大腿。”

  “哈哈哈!”这话取得众人同意。

  “去去去,乌鸦嘴。”老洪没好气道,转头又说:“不过你这话说得有点道理,我现在还真就靠沈老弟了,老弟今晚别急着走,咱俩喝几杯。”

  沈路笑道:“不敢当,就是没有我,老洪也是生意兴隆啊。”

  对于老洪的邀请,沈路思索了一下,便答应了。

  这个时候,所有人都盯着鱼池小哥秤鱼,随着一条条鱼被捞起,进秤,不时响起一阵赞叹声。

  缺口湖的鱼都是大体格,又加上是野生的,对于这群饕餮们来说,简直是看得差点没流出口水来,太诱人了。

  有人迫不及待想要吃上,便指着已经过了秤,放在鱼池中的一条鳊鱼道:“老洪,那条大鳊鱼给我整上,我先去点菜了。”

  老洪笑呵呵应道:“这么急?行,我叫人给你拿厨房去。”

  其他有几人见状也是抢先下单,怕等会儿慢了,鱼都被抢光了。

  不过今晚显然不用担心这个问题,眼看着一条条鱼过了称,围观的食客都有些懵了。

  “不对啊,这鱼也太多了吧,捞都捞不完啊,老弟你这是捕了多少啊?”有人张大嘴道。

  就连老洪也是被这数量惊到,不过他更多的是惊喜,毕竟越多对他来说越好。

  沈路笑道:“呵呵,没多少,我估计上百斤没问题。”

  上百斤。

  老洪一听更加高兴,拍着沈路的肩膀,“哈哈哈,老弟你牛逼,下次还得照顾老洪我啊,有多少我都照收。”

  他没有问这是哪儿捕的这么多鱼,因为这不合适,而且不问沈路他也大概有猜测,因为他问过隔壁他叔,从他叔那里得知,向沈路推荐过捕鱼的地方。

  当然,也没法确定,这鱼就是从那个地方捕的。

  食客门看着一条条鱼从水桶中捞出,不时带来惊喜,一时之间也是看得津津有味。

  “好大一条鲶鱼。”

  “这条桂花鱼也不错。”

  “好家伙,老洪要发了。”有人看着这么多鱼,打趣道。

  说这话的人也是老熟客了,彼此间能开得起玩笑。

  老洪被这话逗笑:“去你的,合着我这么大一个酒楼除了卖鱼都不卖其他的了?”

  有人笑着接话:“确实,不过要说发了,还得是这位兄弟发了,啧啧啧,这鱼都不便宜吧?今晚有得赚一笔了。”

  这话一出,一些食客都羡慕地看着沈路,毕竟上百斤鱼,着实能赚不少了,这些人有的确实很富有,可也很少有人能一天赚个上千块的。

  沈路对此只是笑笑不说话,对他来说,花钱可以高调,赚钱可不能高调。

  很快,水桶里的鱼都成功转移到了专门用来放野鱼的鱼池之中。

  这一趟,收获比沈路预想中的多。

  所有鱼加起来有一百一十八斤。

  而价格比他想象的高得多。

  总共卖了将近六千块。

  随着手机震动了一下,沈路尽管表面上还保持着平静,但心里已经乐开了花。

  五千八百块啊,哈哈哈!半天就赚了这么多,这日子要升天了!

  要是能天天都这样,会所vip那还不是洒洒水的事?

  不过沈路并没有得意忘形太久,就冷静了下来。

  他知道,仅凭捕鱼的话并不是每天都能有这样的收获的,缺口湖那边的鱼无法支撑他这种捕捞效率太久,而且,沈路也不想把一个地方的生态给弄绝了。

  毕竟那个地方就那么点大,那些鱼估计是在那里无忧无虑生存了很久才能长这么大,如果没有他的话,那些大鱼还能继续存在下去,但现在,自己肯定不会放过大的鱼,而如果只挑大点的鱼,估计那边也撑不了几次了。

  所以得早做好心理准备,做好打算了。

  而当沈路拿出那只大水鱼的时候,在场的众人都被震惊到了。

  “卧槽啊!小老弟你上哪儿搞到这么大的一只水鱼?简直都快比得上脸盆了!”

  有人当即抢着要,急得很:“这水鱼给我,多少钱,你开个口,所有人都别跟我抢!”

  其他人这下就不爽了,“去你的,这水鱼必须留给我,老洪,还是说,这位小兄弟,你们开个价吧。”

  “我先说的,我的。”

  “我的!”

  场面差点控制不住,最后,老洪也没有收购这只水鱼,而是任由别人去开价,笑呵呵地看着。

  最终,以四千六的价格被一位老板买走了,说是要给他大爷祝寿。

  这又是一笔进账,加起来,这一天的收入就突破一万了。

  卖完鱼,又和老洪喝酒几杯酒,时间已经不早。

  沈路没有多逗留,出了珍野酒楼,恰好这时有一阵晚风吹来,整个人爽得哆嗦了一下。

  这么好的天气,不跑回去就太浪费了。

  想到这里,沈路迈开脚步就向家跑去。

  他现在的速度更快,不到十分钟就到家了。

  客厅的灯没有亮,而范文文和张小婉的房间门关着,底下门缝透出些许光亮,证明着她们还没睡,估计这个时候还在直播画画。

  而张小婉则不一定,她有时候会在武馆住。

  可能是听到开门的声音,房间内传来张小婉询问的声音:“沈路,是你回来了吗?”

  “是我。”

  “哦。”

  沈路应了声,也没在意,脱了上衣往肩上一搭,便去拿衣服,准备洗澡。

  “靠!又忘了,明天一定得去买几套衣服和鞋子。”

  还得买好一点的。

  有钱自然是要提高自己的生活质量,这是沈路一贯的想法,只是以前没有实现的机会而已。

  不过想到这里,沈路又苦恼了,看着衣服,明显是小了,穿起来就像个傻子似的,这明天要是穿出去,不得被人笑死?

  恰好这时,范文文房间门传来声音,沈路寻声望去。

  只见范文文倚着门,探出个头,却在这个状态定住了,双眼落在沈路身上,那身材,直接把她看呆了,小嘴微张,眼睛瞪得大大。

  “我靠!沈路你的身材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好了!”由于太过吃惊,甚至蹦出了一句粗口。

  回过神来,又不好意思地捂住了嘴,眼睛仍旧死死地放在沈路身上,没有离开,还上下打量着。

  越盯,脸越红,目光越过分,简直快要流出哈喇子。

  完了完了!我要沦陷了!

  这身材…太过分了!

  awsl!

  范文文此时很后悔,她觉得自己平时错过了很多好东西。

  难道,我平时的眼睛是瞎的?

  为什么没有发现,沈路的身材这么好?

  那如钢铁一般的胸肌,六块整齐排列的腹肌,以及整体高挑、健硕、有型,堪称黄金比例的身材,瞬间就冲击到了范文文,心跳都漏了一拍。

  目光上移,当看到沈路那张脸的刹那,范文文失神了。

  好帅!

  范文文的内心里不知为何就蹦出了这两个字,整个人都傻了。

  难道我平时真是个瞎子?

  这么帅的脸,平时怎么忍得住一天不看个24小时的?

  虽然平时沈路在她眼中也很帅了,但没有一次,有现在这么强烈,感觉好像换了个人似的。

  不,人没变,不然也认不出来,但为什么就是感觉帅了呢?

  现在这张脸给范文文的感觉就是变的干净了、精致了,眼睛变得明亮又深邃,仿佛有引力,以及脸上的轮廓更加立体明显了。

  有一种三重刘德华加四分尊龙,一分彭于晏做调剂的感觉。

  简而言之就是帅,帅到让她此刻看着沈路,仅仅是看着都感觉自己脸越来越红,心跳越来越快的那种。

  完了,是恋爱的感觉!

  沈路被范文文盯得浑身不自在,总感觉她的眼睛里藏着一头狼,要把他吃了的感觉。

  不敢再待在原地,对她说了声:“我去洗澡了。”便冲向了浴室。

  浴室中,沈路想着刚才范文文看自己的眼神,总感觉自己有什么想不通的地方。

  算了,不想了。

  洗好澡,沈路看着已经明显小了好多的衣服,想了想还是穿上了。

  出来的时候,范文文眼睛都没有离开沈路的。

  沈路没在意,道:“这么晚了,还不睡?”

  范文文:“嗯,刚刚下播,有些睡不着。”

  “哦,那我先回房间了,今天忙了一天,累坏了。”沈路说完就走进了自己的房间。

  范文文坐在客厅沙发上,拳头瞬间就捏成了一个包子。

  她都这么说了,结果换来的却不是温馨的陪伴,是,她承认自己确实是有那么一点小心思,可也不至于有人直成这样的吧?

  臭沈路!

  蠢沈路!

  范文文越想越气,埋头就干了沙发好几拳,仿佛把它当做了沈路一样。

  “怎么了?”沈路听到动静,开了半边门,探出头来询问道。

  范文文不知何时恢复了淑女坐姿,看着他,微笑温声道:“哦,我刚刚看到沙发有点灰尘,掸了几下,没事,你进去睡吧。”

  “行。”门关上。

  可恶!

  范文文抬起拳头,差点又忍不住给沙发几拳。

  这一晚,范文文辗转反侧,一闭上眼,都是沈路的帅脸。

  而沈路回到房间后也没有立刻睡,他其实也多少察觉到了范文文好像……有点不对劲?

  但他不敢多想。

  单身二十多年来,早就教会了他一个真理,那真就是:遇事别多想!

  一时之间也没有睡意,沈路干脆打开小说看了起来。

  结果没想到,上次看书时留下的评论竟然又多了几条书友的回复。

  而且还是什么:不看别逼逼,整得自己多牛逼似的,你行你上啊!

  这一类的评论竟然跟了三条,还有点赞的。

  卧槽,这就不能忍了。

  沈路当即就打字回复。

  天不生我键盘侠,键道万古如长夜,键来!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