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山小说

 

第三十一章 不给你吃肉!

  林别不顾秘书的阻拦推开了书房的门,林则然端坐在皮椅上,看似一脸疲惫。林别的到来他并不意外,他这个儿子看似沉稳,实际最是冲动行事。

  这对林家的继承人来说并不是一件好事,于是林则然绷着脸斥责道,“怒气冲冲的像什么样子,没一点礼貌。”

  礼貌?林别此时气愤填膺,“你为什么要见全晓芮,你给她们的钱还不够多么。”

  这件事情林则然不想和儿子理论,“你一个小孩管这些做什么,好好学习就是了。”

  “五年前她们登堂入室差点没把妈气死,后来你送她们出国,再花钱通关系把全晓芮送进名校,这些事情你以为妈妈不知道么,她忍气吞声这么些年,你怎么敢让那个女人的孩子进家门。”

  “你别没大没小的这么和我说话!”林则然怒喝,“这件事情我和你妈早有商量,回去学习!”

  “商量?妈能做什么,如果外公没去世你肯定不敢这么对她,妈娘家没人了,你就无法无天了,我真为你感到可耻。”

  “林别,你给我闭嘴!”

  这一声呵斥用足了劲,林则然并不是个喜形于色的人,但是如果惹怒了他,所有人都知道后果。

  他从皮椅上迅速走到林别面前,厚重的手臂扬了起来。

  啪——

  这个巴掌响亮得不能再响亮,林别的脸瞬间变得通红。

  “这个家是我说了算,不要在我面前提起你那个外公。”

  林别只觉得耳边嗡嗡直响,火辣辣的脸颊抵不上他心里一丝煎熬,他扯了扯嘴角,桀骜不驯的人永远不会低头。

  “你这个懦夫。”

  林别甩下这句话就飞奔出去,佣人惊惶失色地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书房里,秘书面露难色地站在盛怒的林则然面前,片刻后见林则然并无任何动作,犹犹豫豫地开口试探,“老爷,要不要派人……”

  “谁也不用管他。”林则然重新回到座位打开一份策划案,“今天夫人回来,他自然跑不远的。”

  “是。”

  ***

  门铃响起的时候,梁久正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发呆。

  她并不关心究竟是谁来了,因为除了林别以外,她也不可能有任何访客。

  所以当门外传来上楼梯的声音时,她不耐烦地将头埋在了枕头里。

  叩门声响起,李管家的声音从门外传来,“小姐,林家少爷来了。”

  梁久噌地一下从床上爬了起来,她打开门朝外看,“林别来了?”

  “是,在客厅坐着呢。”李管家脸上写着担忧,“快去看看吧,好像又……”

  梁久跑下了楼,然后理了理自己的头发,这才看见林别站在窗前背对着自己,他从来都是挺胸抬头的高傲模样,今天却看上去有点……可怜?

  “你怎么来了。”梁久决定让气氛轻松一点。

  林别转过身,半张脸陷在了阴影里,“今天老师把试卷发下来,你才得了五十分。”

  简直答非所问,梁久看穿他的窘态,然后凑过去问,“怎么垂头丧气的,被人欺负了?”

  她忽然想到那次林别被打的事情来,赶紧挽起他的袖子观察起来,那样子就像在看阿猫阿狗一样。

  这倒把林别逗笑了。

  “你笑什么。”梁久没检查到任何异常,这才放弃了林别的胳膊,她抬头的瞬间,林别一双手压下来揉在了她头上。

  “你还挺关心我的。”

  梁久触电般闪到了一旁,然后就在仅有的一点光线中看到了他红肿的侧脸。

  那几道巴掌的痕迹就像一根荆条抽到了她的心里,怪疼的。

  李管家早就备好了医药箱,梁久也顾不上避嫌什么的,拉着林别就坐在了一起,然后打开医药箱的瞬间却迟疑了,她并不懂得如何给人上药。

  林别看出她的窘态,提醒道,“拿点冰块敷敷就好了。”

  “好的。”

  冰块着实很凉,即使放在了碗里还是冷得彻骨,梁久捧着它直抽气。最后还是林别自己裹好了冰袋放在脸边敷了起来。

  “你说我的得了五十分,怎么不说之前我才二十多分呢。”梁久不服气的哼了一声,“我是有进步的。”

  林别笑了,“你真不关心我为什么变成这样?”

  他倒开始求关注了,梁久在心里思考了一下,不确定地问他,“你愿意说?”

  “被我爸打了。”

  “这样啊……”

  “你这什么反应。”

  “心疼了。”

  “你说什么?”林别握着冰袋的手动了动,“心疼我么。”

  梁久不过是顺口一说,天知道这这几个字是怎么跑出嘴边的,她耸了耸肩膀表示清白,“阿猫阿狗伤了我都心疼,怎么了,不行么。”

  “行,挺好的。”林别放下冰袋,他觉得自己脸都不疼了。

  梁久刚要看看林别的伤势,李管家忽然出现在了门口,一脸的怪异。

  “怎么了?”

  “小姐,你的电话。”

  梁久伸手就要去接,李管家又低声说了句,“是少爷。”

  梁久伸出去的手一滞,然后站了起来,“我去去就来。”

  林别随着她的身影看了许久,重新用冰袋敷在了脸颊。

  ***

  “喂。”

  “梁久,是我。”

  梁久站在走廊的一侧,左手边是楼梯,右手边是落地的窗户,她将身体靠在了窗边的一侧,然后想着应该说点什呢。

  方寻可以明目张胆地打电话过来,想必是母亲那边同意的。

  “嗯,你还好么,我在国内都挺好的。”

  “我下个月去中国,你要不要我给你带点什么?”方寻的口吻仿佛是和一个久别重逢的朋友说着话,然而梁久却并不愿意如此。

  她甚至都没有对他们即将要见面表现出一点点的兴趣来。

  “我这边什么都有,李管家把我照顾的很好,没什么需要带的。”梁久听到电话那头的呼吸声,心又软了少许,“你一路平安就好。”

  “学校生活都还习惯么?同学……有没有欺负你?”

  “除了功课难一点跟不上以外,其他都很好,你放心吧。”

  电话那头的方寻在屋内踱着步,听到她这样说内心升起一点郁闷,“就……一点都不期待和我见面么?”

  “期待啊,当然期待了。”

  “梁久,你在怪我。”

  “我没有,没什么好怪你的,虽然开始觉得回国不好,现在却觉得把我送回来是件好事了。”

  方寻眉头一皱,“因为认识了新的朋友?”

  “嗯,以前的生活太局限了,回国反而自由。”

  这句话压在了方寻的心头,他不得不问,“你喜欢自由么。”

  梁久轻轻笑了,这真是从何谈起呢。

  “你来了就知道了。”梁久看向窗外的落日,温暖光亮的余晖照在了院子里,投射出了金黄色的光束,“其实一个人也挺好的。”

  走廊那头的李管家冲梁久招手,她走过去就听见李管家说,“林家少爷找你呢。”

  这自然传到了电话那头的方寻耳里,他问道,“你和谁在一起。”

  “就是我的同桌,林别。他帮我补习功课。”

  这原本是方寻的活儿,落到了别人身上,方寻笑了笑,“你们走得挺近的,上次是用他的手机联系我的吧。”

  “嗯。”梁久想到那次电话是派翠西亚接的。

  “以后想我就打给我,不会再限制你什么了。”

  梁久脸色微恙,“真的么?”

  “真的,开心么。”方寻听出她语气里的轻松,心情也跟着放松了。

  梁久愣住了,她应该很开心才对吧?

  此时她已经走到客厅,只见林别头靠在沙发一侧闭着眼睛,那样子就像一个受伤的小狼,平日里阴冷凶恶的样子一分也看不见了。

  “那我过几天再打给你,你先招待客人吧。”想是听出梁久心不在焉,方寻主动结束了通话。

  梁久在沙发上坐下,身边的人就转身看向她,“梁久,你该不会是要回英国了吧。”

  他们贴得很近,几乎是鼻子对鼻子的距离,这个角度来看,林别的睫毛又长又卷的。

  “你巴不得我走对么。”

  林别忽然将手放到了她的脑后,然后揉了揉,讪讪吐出一句话,“现在舍不得了呢。”

  梁久的脸刹那间飘上了红云,她推开林别,一脸不敢相信的样子。

  “你走了,谁被我欺负呢。”林别理了理衣服,笑容融在了嘴角。

  就知道你没安好心!

  梁久翻了个白眼,今晚不给林别吃肉了。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