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山小说

 

第四十章 林家的秘密

  梁久就这样不明不白地被林别亲了,事后他也没有给一个说法,仿佛一切尽在不言中。

  当晚,梁久一闭上眼就是林别灿若星河的双眸,于是她就失眠了。

  她打开手机想玩点游戏以度过漫漫长夜,然后就看见了十几通未接电话还有四条短信。

  方寻:开机后记得给我回个电话,我很担心你。

  梁久看了许久,犹豫地回了一条“我没事。”

  她将手机调成静音后放在了床头柜上,这个时间方寻在做什么呢?她翻了个身,下意识地不敢往下想。

  下午从方寻那里听到的事情再次浮上心头,梁久从床上爬起来,月光柔和地洒在窗外的露台上,但是梁久只觉得冷。

  那些话让她心里凉了半截。

  林则然结婚后的第二年,全莹就生下了全晓芮,此事在林家仿佛平地一声雷,林夫人难以相信自己的丈夫漠视她到如此地步,她问林则然孩子是谁的,林则然竟然犹豫着不敢回答。

  全莹的月子是在林家度过的,林则然从乡下找了几个婆子伺候着,就这样让全莹住了进来。林夫人断定这孩子就是林则然的,就要和林则然离婚。

  长辈肯定是不愿意的,林老爷子找林则然谈话后把全莹送到了外省,没过一个月林则然悄悄又把全莹接了回来,还将隔壁的房子买下来后送给了全莹,为了能够让全莹和孩子在自己眼皮底下生活,他不惜和林夫人软硬皆施,说只要全莹留下,他绝对不会和她再有瓜葛,全莹也跑到林夫人跟前哭哭啼啼地保证,只要她事业发展起来一定搬家,与此同时林夫人的娘家也施压让她必须稳住,林夫人才忍辱默认了全莹的存在。

  林家对外只说两家关系好,并且封锁了所有的消息,谁也不能提孩子的来历。此后在娱乐圈给全莹铺好了路,让全莹一跃成为了一线明星,和林则然的这段往事再也没有人去提起了。

  所以林别从小就是和全晓芮一起生活的,这话没错,他只知道这是邻居家的姐姐,两家交好又离得近,所以不管是全阿姨还是全晓芮,林别从没有往别处想过。

  如果全莹和林则然从此安分守己,事情也许不会那么糟糕。可是几年过去后,全莹已经红透半边天,却迟迟没有搬走,林则然也再不提这件事情,林夫人心里的疙瘩解不开,她发现林则然又和全莹旧情复燃了。

  她知道丈夫的心早就不在自己身上了,但是又不甘心这样被人骑在头上,林则然不见她没关系,他总要见自己的儿子吧,于是就时不时地让林别帮自己打听林则然的动向。

  于是那一日,年幼的林别看到了自己尊敬的父亲竟然和隔壁的全阿姨赤身裸体的样子,那种冲击,那种难受和难以置信,让这个十多岁的孩子一头朝后栽了下去。

  据说当天林别就住院了,此后一个多月没有在学校出现过。

  林则然震怒,那时他和妻子唯一的牵绊就是这个儿子,他不允许林别有任何闪失,所以这一次他也不想再和妻子演戏,索性一股脑把这些年的不满都吐了出来。

  原来林夫人娘家在结婚前把全莹给绑了,威胁她离开林则然未果后,又让人糟蹋了全莹的清白,这件事情如果不是全莹生下了全晓芮,估计林则然一辈子都不愿意知道。

  事情演变到这个程度,林夫人从受害者变成了施害者,又恰逢她父亲官场遭遇风波需要雄厚资金支持,她只能将自尊心都咽在肚子里,跟着林则然一起向全莹母女补偿。

  梁久闭上眼睛思考着,这真是一笔算不清的账,谁是谁非如何说得清,也难怪林夫人只能默不吭声地任由全莹母女索求了。

  但是这口气,林家上下都憋着呢,真不知道在这样的家庭里成长该多压抑。梁久想到林别遭遇的这些事情,忽然觉得自己很幸福了,虽然母亲对她不冷不热,但是阿德勒伯爵把她照顾得很好,还有方寻……

  方寻……下个月他就要来了,到时候真的要回英国么?

  梁久叹了一口气,觉得心情很沉重。

  ***

  日子就这样飞驰而过,距离方寻要来的日子越来越近了,而梁久和林别之间暗藏的那些小小亲密不声不响地进行着,梁久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抱着什么心情和林别厮混在一起,她只觉得如果能够让林别觉得开心一点,她心里也就轻松一些。

  梁久觉得自己变得婆婆妈妈的,而林别呢,从以前的高冷变成了一个正常人了。

  “晚上你想吃什么?”下课铃声一响,梁久一边收拾书本一边问林别。

  “前几日下雨,李伯腿的毛病好像又犯了,今天要不出去吃吧。”林别从她的书本中抽出作业翻开看了看,给梁久补习了这么久,她的功课怎么不进反退呢。

  梁久一愣,李管家腿有什么问题她都不知道,林别竟然主动关心起别人了,这真是难以预见的情况。

  还没等梁久说点什么,程方圆就找上门来,“余天这周就要回英国了,一起聚聚吧。”

  梁久用眼神询问林别的意见,林别淡淡地说,“听你的。”

  程方圆一脸怪异,这两人的关系也太奇怪了吧,“喂喂喂,你们二位什么情况。”

  梁久才不管程方圆那副八卦的样子,她想到上次在晚会上余天帮自己挡了不少麻烦,人家要走了,吃个饭也是个礼貌,于是就答应了。

  然后林别也要去,程方圆依然是一副发现新大陆的表情,“这什么情况。”

  他们是坐程方圆的车去的,这是林别第一次知道程方圆竟然已经成年并考了驾照,他看着车平稳地驶入车流,耳边听着程方圆吹嘘自己学车有多快多厉害,他选择了沉默。

  “你们还不知道吧,全晓芮已经离开了。”程方圆说完偷偷看后排座两人的表情,抿了抿唇,“她妈也是有点背景,这次全晓芮回国真够风光的,什么大活动都参加了,市里几个小领导对她还挺重视,我听余天说她走的那天阵势可气派了,好几台车去送的,现场还来了很多媒体,她这趟回国可没少风光。”

  林别静静看着窗外,仿佛这些话都没过耳朵一样。

  “程方圆,你怎么开口闭口全晓芮的,你该不会是对人家有什么想法吧?”梁久打趣着说。

  “别扯淡,全晓芮有一个暗恋多年的人这事情圈里谁不知道?那么多追她的人都被拒绝了,我去碰那个钉子干嘛。”

  梁久不由看向林别,知道他不愿意再听到全家的任何事情,就强制性地转移了话题,“还有一个月就寒假了,你们有什么打算么。”

  “打算?能有什么打算。”这个话题让程方圆很气恼,“我父母给我订了一个海外游学,我恐怕连春节都要在那鸟不拉屎的新西兰过了。”

  没想到程方圆的父母这么狠,梁久转头问林别,“林别,你寒假有什么安排?”

  程方圆抢在前面说,“那肯定是去他家企业做空降兵了,每年都是如此,对吧。“

  林别没有马上回答,而是转头看向身边的梁久,“你寒假在哪里过?”

  梁久迟疑了一下,她还不确定自己是不是要英国,如果方寻要带她走,她该怎么办?

  她陷在自己的思绪里,就没看见林别眼神暗了一下。

  “我……好像还没有在中国过过春节,今年想感受一下春节的气氛。”

  “这样也好。”

  什么叫这样也好?梁久想问林别这是什么意思,可是林别却已经转向窗外的风景,专注得让人不忍打扰。

  正在开车的程方圆爽朗地笑了笑,梁久也不懂这是什么意思。

  仿佛有什么事情在改变,但是她就是抓不到方向。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