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山小说

 

第十九章 认同

  梁久走在街上有些落寞,她宁愿相信方寻这么做是被逼无奈。

  毕竟自从两人的亲密举动被母亲知道后,方寻的日子也并不好过。

  阿德勒伯爵是什么样的人,梁久非常清楚,这样影响家族声誉的事情对于阿德勒伯爵来说是万万不可饶恕的,再加上他对方寻向来报以很高的期望,发生这样的事情,梁久是被送回了国,但是留在英国的方寻会受到怎样的指责,她不问也能猜到。

  只是照片上的两人那么亲密,方寻看起来却不像是被逼迫的。

  如果方寻有一天结婚,那个女人就是她的嫂子。

  方寻的妻子是阿德勒家族的媳妇,而她梁久永远都是阿德勒家族的女儿。

  梁久默默向前走,她只恨自己的生日在明年的夏天,如果她现在成年了,那么家里是没有权利管她的。

  那时候她就是跑也要跑到方寻身边,她要大声告诉所有人,她喜欢的人就是他。

  也只有他。

  梁久看了眼红着的信号灯,整条街都空荡荡的,跟她的心一样。

  迈开脚步的时候,车的轰鸣声仿佛从远处传来,梁久想了半秒,也不知怎么的迈出了那一步。

  一个急刹车在空旷的街道响起,刺耳得紧。

  梁久这才恍然大悟,她差点被飞驰而过的车撞到路边。

  是谁将她拉了回来?

  “梁久,你找死?”

  她睁开眼睛,白色的一片,那是校服的料子。

  再往上看,一双鹰一样锋利的双眸盯着自己。

  是林别。

  ***

  林别将梁久从飞驰而过的车旁拉到人行道后就甩开了两人紧握的手。

  司机摇下车窗骂了几句,林别瞪了那人一眼,那人就灰溜溜地开车跑了。

  林别推了推梁久,“你别一副要死要活的样子。”

  梁久吸了一口气,硬是挤了一个难看的笑容,“谢谢你啊,救我一命。”

  还好意思开玩笑,林别是真的生气了,虽然他都不懂自己干嘛要一路跟着梁久。

  然而,幸好他在。

  “快上课了,不回去?”

  林别是明知故问,不过这倒让梁久错愕了几秒,当她抬起头看着他的时候,一双杏核眼还湿漉漉的,像个迷路的小狗,“你怎么会在这里,你也逃学了?”

  逃学?林别从没有逃过学。

  “作为你的同桌,我是来通知你午休就要结束了,快给我回去。”

  “我不回去,我就要逃课。”

  林别吸了一口气,他不是没有脾气的人,只不过梁久总是在触摸他的底线罢了。

  “今天我是遇见你了,明儿你要死要活上了社会新闻,第一个被警察提去审问的就是我,你说我该怎么做?”

  梁久嗤笑出声,“放心,我还没胆子去死。”

  她还得去找方寻呢。

  “神神秘秘的,也不知道你每天都在想些什么。”林别抿了抿唇,既然她说不会想不开,他也应该回去上课了。

  谁知掉脚还没抬,梁久就戳了戳他的手臂小声问道,“既然你都出来了,就请我吃顿饭吧。”

  林别将她扒拉开,他可不愿意和女人过多接触,谁知这个举动一下就被梁久看破了,她又说,“你看你就是不愿意和异性接触。”

  “要吃饭就闭嘴。”林别无奈,只能被梁久牵着走。

  只不过梁久很贪心,她可不只是要林别的一顿饭而已。

  她要的是林别也逃一次课。

  所以当林别坐上她招手叫来的出租车的时候,心里也在嘀咕。

  要不是看在她情绪不稳的份上,他是绝对不会逃课的。

  没错,他只是在拯救迷途少女。

  林别有了这个认识,一下午就也显得很配合,梁久说要吃火锅,他就也顺着他。

  谁也不会知道,一向洁癖得紧的林别少爷,会愿意和一个陌生人在一个锅里涮筷子。

  不过林别觉得,既然能够救人一命,这样的一点牺牲也不算什么。

  “你把牛肉给我都下里吧。”

  林别一愣,偏偏有人使唤起他来得心应手的。

  认命地为梁久下好牛肉,又将她喜欢的虾滑和腐竹下好,然后用一个小碗将煮好的食材都捞了上来,刚才他就看梁久喜欢吃麻酱的料,索性那就加上一勺香喷喷的麻酱。

  等到林别将这碗东西推到梁久跟前的时候,却发现这姑娘怎么鼻头红红的。

  这是……

  啪嗒——

  豆大的泪珠掉进了那摞得高高的食材的碗里。

  林别脑门沁出细细的汗,这火锅店里有些热。

  但是都比不上他内心深处的焦灼。

  梁久这是……哭了?

  “看什么呢,这里太热了。”梁久说着用毛巾胡乱抹了下脸,连带着鼻涕眼泪都混在了一起,她傻笑着,开始低头吃那碗里的东西。

  林别没再说话。

  他看见梁久的两腮还挂着泪珠,但是她低头吃,他也不问。

  就这样吃完了火锅,梁久的眼睛还是红红的,她偏要说是因为热。

  林别的脸也是红的,他也说是热的。

  两人走出火锅店,梁久从后面叫住了林别。

  “怎么了?”林别刚买完单,钱包都没收好。

  梁久笑脸盈盈地走近,然后给了他一个大大的拥抱。

  “在国外,我们这样表达感谢。”

  林别的身体很僵硬,他听到自己的心跳很快,快到他都来不及想别的事情。

  他闻到了她发梢的香味,好像是淡淡的柠檬味。

  总之很水果,也很清新。

  和他以往接触过的任何女孩都不同。

  “林别,今天你对我的好我记住了,改天你有不开心的事儿,你的同桌在这儿给你撑腰。”

  林别觉得喉咙很干,他默默嗯了一声,就没再说什么。

  接下来的时间,梁久就泡在了一个漫画店里,还应是拉着林别不让他走。

  中途她出去了一趟,然后带着两杯奶茶回来,一杯递给林别。

  林别从不喝这种东西,梁久却不请自来地插上吸管喂到他嘴边。

  那个姿势很奇怪,林别坐在台阶上,梁久站在矮了两截的地方,她举着奶茶看着他。

  林别感觉到有人的目光落在了他们身上,于是赶紧接过来吸了一口。

  很甜,很腻,也很滑。

  “怎么样,好喝吗?”梁久嚼着奶茶里的珍珠,腮帮子鼓鼓的。

  “小女生喝的东西,太甜。”

  “你懂什么,生活太苦,就要喝甜的。”梁久吸了一口,看着他。

  林别放下奶茶,漆黑的眼转向身边的人。

  他从不愿意承认自己的生活并不美好,因为没人人会认同,也没人会懂。

  这是第一次,他有一种想要倾诉的冲动。

  当然,这样的情绪一闪而过,林别从不允许自己软弱。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