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山小说

 

第四十五章 你怀疑我?

    两人踉跄着挪到医务室,好在正当中午时间,校园里都没什么人在走动,再加上医务室和食堂是相反方向,一路上也没碰上几个人。

  医生看到林别后倒是吓了一跳,他知道这是校董的儿子,平时有点头疼头脑热的也轮不到医务室的人来看,学校给林别配了专门的医务团队随时待命。

  医生刚想打电话叫人,就被林别拦了下来,“医生,我就是需要休息一会,你帮我看看吧。”

  简单诊断后是低血糖,医生问了他早上吃没吃饭,林别摇摇头,医生又检查了他的眼白,问道,“失眠了?”

  林别白皙的脸有片刻迟疑,然后咳了一声,解释道,“临近期末了。”

  “林别,你别给自己那么大压力行么,不就是个期末考试么,看把你紧张的。”梁久听完医生的诊断后真是恨铁不成钢,想来林别是失眠加没吃早饭,这才病怏怏的。

  林别卷长的睫毛颤动了下,然后躺到了病床上,“后来你做完化学作业了么?”

  “还想着这个呢。”梁久叹了口气,“当然做了,不信回头给你看。”

  林别笑了,“别是你哥帮你做的吧。”

  “想什么呢,他压根看不懂中文好么。”梁久找了把椅子在床边坐下,然后用眼神堵上了林别接下来的话,又说,“别那么多废话了,快休息吧,起来后我给你找点好吃的。”

  林别闭上眼睛安静了会,忽然说,“要不,你就别走了。”

  “我不走,我陪你,我才懒得上课。”

  林别的嘴唇动了动,终究没有在说什么。

  “林别。你去过杭州么?”梁久一只手撑在脸颊看着林别,他的肩部开阔平直,白色的校服衬衫穿在他身上也没有让他逊色一丝一毫。

  “去过。”林别斜靠在病床上,然后淡淡地说,“冬天去,蛮好。”

  “冬天去有什么好呢。都说最美不过江南春,应该春天去。”

  “春天的杭州诗人描写得多,有的甚至比实际看到还要美,可是冬天就不一样了,冬天的江南才是最美的。”

  梁久挑眉,当了一学期的同桌,她还很少和林别谈起学习以外的事情。

  “原来是这样啊……”她的脸上写满了憧憬,又问,“从这里到杭州坐飞机要多久呢?”

  “两个半小时。”林别思考了下,“去的话可以把杭州附近的地方都逛逛,江南山川秀美,冬天如果碰上下雪景致更好。”

  “都有什么玩的?”梁久认真地看着他,兴趣盎然。

  “那就多了,余姚的四明山,湖州的龙王山,上饶的三清山,城市里的话,苏州的寒山寺,南京的秦淮河都是值得看看的,怎么,你想去?”

  梁久眼神一晃,“上有天堂,下有苏杭,我当然想去了。”

  林别忽然压低声音说道,“其实我知道你父亲就是杭州人。”

  梁久被猜中心事,于是眼睛眨了眨,也不说话。

  “从这里去杭州很方便,高铁飞机随时都可以走。”林别说到这里顿了一下,加了句,“春节期间人会比较多。”

  梁久点点头,含糊地说,“我又没说要去。”

  ***

  方寻接到梁久电话,说下午不用来接她了,她学校这边有点事情忙不开,晚饭再回去。

  他在电话里没有说什么,但是心底却觉得奇怪,梁久不是一个爱学习的孩子,加上他好不容易回来就这几天,是什么事情能让梁久把自己凉着呢。

  想到自己也并没什么安排,所以到了下课的时间,他索性来学校接梁久。

  他的出现又引起了骚动,因为他身材高大衣着不菲,整个人都透露着一种说不出的的贵气,所以当他摘下眼镜问梁久在哪里的时候,那个女生红着脸说,“梁久……梁久应该在医务室……”

  话音还没落,方寻就已经迈开长腿离去了,只留下淡淡古龙水的香味,和一室的讨论。

  “那个男人是谁啊,也太帅了吧。”

  “好像是个混血?身材那么好,简直是行走的荷尔蒙。”

  “该不会是梁久的男朋友吧,太让人嫉妒了。”

  “别瞎猜啦,那是梁久的哥哥,英国珠宝大亨的独子。”

  “原来是这样啊……这么说就不是同父同母的哥哥了?”

  教室里的女孩们交头接耳,一脸的兴奋。

  这边方寻听到梁久在医务室的时候心里一沉,梁久别是生病了,他一路问询着来到医务室,然后在推开门的瞬间愣住了。

  医务室里很安静,只有钟声滴滴答答的响着,窗边的一张病床上,一个身材高挑的男孩正在闭目休息,他认出来那就是林别,只不过今日的林别看着有些虚弱。

  而让他觉得不可思议的,是那个守在床边,枕着林别的手安然睡去的梁久。

  从他的角度看,这幅画面简直温馨和谐到可以成为一幅摄影作品。

  就连窗外夕阳的余晖都那么美,美到方寻伫足许久,竟不愿意打扰这一室的清净。

  熟睡中的林别缓缓张开眼睛,他看向门口,只有风吹过门缝的吱吱呀呀,他想抬抬腿换个姿势,但是在看见梁久熟睡的面容时打住了,如果动一下,她大概会醒吧。

  算了,就这样吧,腿麻的话一会也会好的。他伸手轻轻在梁久的脸上碰了碰,温热滑腻的触感让他心里一下就被触动了。

  想到昨夜自己竟无法入睡,他无奈地叹了口气。

  他这到底是怎么了?

  ***

  梁久回到家的时候已经是深夜了,崔秘书接她的时候说方寻一直在等她,梁久这才觉得有些愧疚。

  进了家门后却没看见方寻的身影,她找了一圈,李管家指了指楼上,一脸担心,“他说等你回来吃饭,你去看看吧。”

  梁久一口气跑上了楼,然后就在书房的一角看见方寻,他正盯着手中的一个东西出神。

  “听说你还没吃饭,是哪里不舒服么?”

  方寻转身,梁久看清他手中的东西,竟然是一枚戒指,闪着耀眼的光芒。

  “这是……”

  “今年秋天我在瑞士拍下的,这个颜色的宝石很少见,是粉色的光泽,我知道你一定喜欢,就打算送给你的。”

  梁久迟疑了一下,然后看向方寻的眼里带着不确定。

  他用眼神示意梁久伸出手,然后将戒指套在了她纤细的无名指上,他的动作小心翼翼的,甚至是屏住呼吸。

  梁久不知道自己应该如何回应,这样的举动,这样具有深刻意义的礼物,她到底要如何理解呢。

  “梁久,把戒指收下。”

  梁久盯着手上的戒指发呆,粉红色的宝石确实迷人,可想而知这一定价值不菲,她扬起头,“这……这是……什么意思?”

  “跟我回英国吧。”方寻笑了笑,他的眼睛特殊的好看,睫毛长得让人嫉妒。

  “母亲,母亲还没答应呢。”

  “你只要想走,我就带你走,梁闲云说不出什么的,我在英国那边已经给足了她面子,再说这关于到你的升学问题,她会同意的。”

  梁久听到自己的胸腔发出了咚咚咚的声音,那是紧张也是无措,她原本应该开心地扑进方寻的怀里,即便知道未来将要面对什么,因为方寻这样郑重其事地向她吐露心意,真是有史以来的第一次。

  可是,她不知道为何却高兴不起来,或者说,高兴的一瞬间,又有些难以说明的思绪困扰着她。

  方寻看出她的迟疑,追问道,“你在犹豫什么?忘记当初离开英国的时候怎么答应我的么?”

  梁久回想起半年前的事情,甚至觉得恍恍惚惚的,她坐在红丝绒的沙发上,将心底的疑问坦白在他面前,“我回国不久的时候我们通过电话,当时你说哥哥就永远是哥哥,那是什么意思呢?”

  方寻站在窗前,笔直的背有种说不出的压抑,他转头的瞬间,发也跟着掉落在他星河般明亮的眼眸旁,“你给我电话的时候,我在家,你知道梁闲云的手段,我不敢乱说一个字。”

  “那你为什么都不给我发邮件?”

  “你刚走的那一个多月,我几乎24小时都被监控着,这就是为什么我没有联系你,甚至连封邮件都不曾给你写过。”方寻的声音低沉,他并不愿意回想那段时光,他以为梁久会体谅他的,“我知道没法联系你,所以在得知父亲要把拍下的中国收藏品送回国时,才安排人将那枚宝石也送了回来,我以为你看到宝石就明白,我并没有忘记这一切。”

  梁久抬头看他,“那你明明认识全晓芮,却在我让你调查她的时候装作全然不知又是为了什么?”

  “谁告诉你我和全晓芮认识的?”方寻转身来到她面前,嘴唇紧抿,在看见她质疑的眼神后心下一紧,“你怀疑我?”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