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山小说

 

第十二章 告白

  15.

  吴天承看着严泽的嘴型:谢谢你了。

  他笑着摇了摇头,还真是个小孩啊。

  “小苒。”

  李苒转头看着他,一脸的不明

  “小苒,其实你一直都知道,永远不会忘。我对你好,是因为我喜欢你,永远都喜欢。”

  “曾经你也说过,你永远不会骗我,瞒我。那你现在又在做什么呢,我现在真的一点都不知道你在想些什么。”

  “我们和好,好不好,不要再让我一个人了,好不好?”

  “严泽…”

  他走过去抱着她,紧紧的,丝毫不松,“苒苒,不要逃了。就算你逃我也会追,天涯海角,只为你。”

  “苒苒,我喜欢你,我喜欢你,喜欢你!”

  李苒:“……”

  “小苒,苒苒,球球。不要走,好不好,我不想在一个人了,陪着我,好吗?”

  “你喜欢我?”李苒的声音不知为何沙哑了。

  “我,喜欢你,你也喜欢喜欢我。”

  “你喜欢我?”

  “我喜欢你,至死不渝。”严泽对她再一次的问,毫无不耐烦。

  “你喜欢我。”

  “喜欢,一直喜欢永远喜欢。”

  李苒忍不住哭了起来,“你喜欢我,为什么呀。你知不知道这个圈子,是什么样的。”

  “我知道,我一直都知道。”

  “知,知道,你,你还喜欢我。”

  “别哭了,我说过喜欢你,就一直会。”

  “你可是我的青春,我的希望,我的生命。”

  “我永远的最爱的人。”

  严泽捧着她的脑袋,深情的看着她,“你呢?”

  李苒含着泪,吻上他的唇。

  他先是愣了一下,随后抱着她,如同抱着一个珍宝。

  李苒眼眶里的泪花,就一直悬挂在那,也不掉下,但也为她但也为她更添上了一分魅惑,“知道了?”

  “我喜欢你,也是一直喜欢着,从来没有变过。”

  严泽大声的笑了笑。

  “有那么开心吗,笑得像个小孩”

  “你不懂。”

  我可以把命都给了你。

  严泽带着雨伞拉着李苒往门外跑去。

  “喂,你们去哪?!”吴天承看着他们,大声的喊道。

  “吴导,别急,我们去去就回。”严泽对着吴天承笑了笑。

  罗智方说道:“这小子,神情就像是谈了恋爱了一下。”

  “可能是他们俩说开了吧。”

  “走了走了,等会他们就会回来了,不着急,一下镜,需要他们真正的心理。”

  。。。。。

   

  “小苒,你听。”

  一对男女,同撑着一把雨伞,同在一棵树边。

  他们闭上了眼,就这样倾听夏天的交响曲。

  “夏蝉叫了,和那一年一模一样。”

  “严泽,阿泽。”

  “不要想着过去,我们看着当下,过好当下,好吗。”李苒面对他,握上他拿着伞的手。

  “你只会骗我。”严泽一脸的委屈。

  “不会了。”

  “他是谁?”严泽盯着她看。

  “谁啊?”李苒眨了眨眼睛。

  严泽就这样盯着她,也不说话,如同盯着一个,犯人。

  “陆钰?”

  严泽还是不说话,可眼神很是委屈,称为小媳妇也不足为奇。

  “陆钰,李钰。他们有什么关系呢?”

  严泽听到了这句话,瞳孔放大,“李钰?那不是你……”

  “我哥,可是陆钰呢?”

  “他是谁?!”

  李苒笑了笑,“阿泽,你怎么还是跟以前一样可爱啊。我哥他不是在国外深造了吗。”

  “你是说陆钰也就是你哥!”

  李苒吻上他,“奖励你的。”随后又识相的后退一小步了。“走了,吴导他们还在等着我们。”

  严泽看着她逃跑的背影,失笑,还真的是个小骗子。

  **

  “这么快,严泽那小子呢?”罗智方看着李苒,身后却没有严泽跟着。

  “还快吗,罗导希望有多慢呢?至于严泽,为什么他要跟着我?”

  “我为什么不能跟着你?”委屈的声音从后面传过,转头一看,严泽。

  阳光撒在他的身上,这时光正好。

  李苒小声嘟哝道:“你是小孩子吗?”

  “那我也只是你的。”

  “咦惹,肉麻,鸡皮疙瘩都起来了。”罗智方摸了摸自己的手臂,一脸嫌弃的模样。

  严泽对于他的话语也不生气,一脸傲娇的,“哼,我心情好,不跟你计较。”

  罗智方欲把剧本打到严泽身上,但想了又想,最终还是放下,“你还想和我计较?!”

  “要不是看在你是小辈的份上,看我怎么收拾你。”

  吴天承在旁边劝阻道:“行了行了,都那么大岁数的人了,看小苒都笑话你了。”

  被点到名的李苒,脸上的笑容肉眼可见般的消失,连忙否认,“哪有哪有,别听吴导瞎说。”

  “老吴,你给我站住,我岁数哪大了!”罗智方一边跟着他的身影走去,一边大喊着。

  李苒眼咕噜转了转,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坏主意,转头看着严泽,“阿泽。”

  “嗯?”

  “你站远一些,我有话跟你说。”李苒低头望着地面,语气中略有兴奋。

  “为什么要站远,你想反悔?”他一步步向着她逼近。

  李苒也因惯性,一步一步往后退,“你站住!”

  严泽被她突然响亮的声音吓到,停下了脚步。

  “好,我不动了,你想说什么?”

  李苒正视着他的眼,面无表情的说:“阿泽,你有没有想过,我们之间缺了点什么?”

  李苒:表面毫无波澜,内心慌得一比。(°ー°〃)

  “缺什么,小孩吗?”

  “你……”她强行用微笑掩饰内心的愤怒。

  “阿泽,我觉得,我们不太合适。”

  “你知不知道你自己再说些什么?!”

  “我,我们才刚刚说开,你现在却又跟我说我们不合适!”他就一直看着她,眼神如同恶狼遇上绵羊。

  “我,我……”

  她有些害怕了,不敢正视他了

  好像玩脱了。ヾ(༎ຶД༎ຶ)ノ“

  该怂的时候就要怂,后者立马狗腿的跑过去,抱着他的手臂,“阿泽。”

  前者傲娇的转向另一边,但面貌还是那般。

  谁又知道,其实她跑过来的那一刻,他就原谅他了。

  “阿泽~不要生气了嘛,我刚刚跟你开玩笑的。”

  “不要生气了,好不好。”

  严泽一听,立马就炸毛了,“开玩笑,这事是能开玩笑的吗?”

  “我发四,下次不会了,你不要生气了,我这不是活跃活跃气氛吗。”

  “你还想有下次。”

  李苒放开他,后退了一步,盯着他,“你还想怎么样?”

  严泽也意识到不对了,又死皮赖脸的走过去。

  这时,两人的位置瞬间交换了。

  “苒苒,别气别气,我刚不是太气了吗。你别气了,我跟你讲个故事。”

  李苒一副洗耳恭听的模样。

  “我跟你讲讲我们以前的故事吧,我记忆力可好了。”

  她强行欢笑的说:“你跟那棵树去讲,可好?”

  “哎,苒苒,你别走啊,等等我。”

  两人的一场闹剧,就到此结束了。

  “苒苒,等等我。”严泽两步并一步的走。

  “罗导,严泽他欺负我~”看到吴天承他们,这小戏精又忍不住了。

  严泽看着这恶人先告状的小人儿,惊讶的瞪大了双眼。

  “严泽,你怎么回事?”罗智方一听,把李苒护在后方,叉着腰,对他说。

  “罗导,你可要好好的说说他,他可太飘了。”

  “你说说,他怎么你了。”

  两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说着,活脱脱的二人转。

  “他想要我听他讲故事。”

  罗智方一听有故事听,也不管李苒了,向着严泽走过去,恶狠狠的说:“有故事?怎么不跟我说,知不知道分享!”

  严泽马上拉着罗智方走向另一边,“罗导喜欢听故事啊,怎么不早点说呢。”

  “罗导…”李苒一叫,但他们早已走远,只见她捂着脸,“罗导你,自求多福。”

  ———————分界线——————

  “好了,赶快说吧。”

  “别急别急,听我慢慢道来。”

  “那一天,烈日当空。树上的蝉叫个不停,对于别人来说那是噪音,对于我来说,那是喜事的开端。那一天,是我认识小苒的第一天……”

  罗智方越听越不对劲,怎么全是他和李苒的。

  “这是什么故事,无聊,我走了。”罗智方刚想要站起来,又被严泽拽了回去。

  “急什么,好戏才刚刚开始。”

  罗智方就这么呆呆的坐了半个小时,看着越说越起劲的严泽,真是咬牙切齿。

  “那时候,刚有一个男生想要欺负小苒,结果……”

  “罗导,严老师。”一个喘呼呼的声音打断他的话。

  罗智方见时机已到,立马拉着那个男生往外走,“走走走,肯定是快要拍了,我们赶紧走,不然耽误了时间,唯你是问。”

  被拉着走的男生懵了,不该是这样的呀。

  明明他只是想说,吴导是想赶紧赶进度,但按照这样的速度也是可以的,这样一个月后就可以杀青了。

  罗智方一步一回头的,“臭小子,你还傻站在哪干嘛,跟树上的蝉讲故事吗?”

  “罗导,刚刚严老师跟你讲故事?”

  “嗯。”

  “怎么,小伙子你也想听,我跟你说,这个故事啊。”

  “美好,励志,勇敢。听了不后悔。”严泽跑过来,一把拉过那个男生。

  那个男生看了看罗智方,见他一脸嫌弃,又看了看严泽,双手摇了摇,“不了不了,我还是赶紧去吴导那边,不然他又要骂我了。”

  那个男生如释负重,擦了擦额头莫须有的汗,谁不知道,那个男人不按套路出牌,虽然他脸上是和蔼,可心里确实冷血无情。

  “罗导,走吧。下次我继续?”

  “不用不用,你专心演戏。”罗智方说完赶紧跑。

  ***

  “吴导,这戏还要拍多久?”

  正在看剧本的吴天承,听闻,转头望着那个人,“怎么,小苒有事?”

  “嗯,是有些事。我就是怕时间有些运转不过来。”

  “按照这个进度,还有一个月。其实我们以后够快的了,才拍了两个月,都已经过半多了。”

  “如果再快一些,我拍质量不够好。”

  “好。我知道了。”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