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山小说

 

第两百三十三章 出事了

    家家有本难念的经。

  在生活里,每时每刻,每分每秒都可能会出现让你烦心的事情。但总要去面对的,这就是一个大人成熟的标志。

  下午数学卷,外面的家长依旧有很多,洛川和王思瑶坐在马路牙子上。

  “真不明白,我们也是学生,在这里能帮上什么忙啊?”王思瑶吐槽道,“非要让各班级学生会出人,在这里盯着,各科目老师还布置了一堆作业。”

  “那你抱怨也没用呀!”洛川笑着宽慰道,“如果你真的心生不忿,那就成为老师,校长,领导,将来再发生这种情况,你直接一句话否定就可以了。”

  王思瑶摆摆手,“那还是算了,我对成为老师,一点兴趣都没有。”

  两人说话间,白超和马泽穿着常服,拎着饮品来到了这里。

  “哇塞!这人也太多了吧?”白超夸张地说道。

  洛川看到两人湿漉漉的头发,心里大概就有了猜测,不过大庭观众之下,又是两个人的私事,洛川也不好置喙。

  “还行,上午人更多,下午已经走了一部分了。”王思瑶笑着回答道,“你们两个怎么现在才来?在家睡觉睡到现在吗?下午开场已经一个小时了。”

  马泽脸色一红,“没有,这些时间太累了,有睡懒觉的时间当然要好好休息。”

  正巧这时,洛川的手机忽然在口袋里震动起来,看到来电显示,洛川也没有回避,直接接通了电话。

  “洛川,你快过来,出事了。”安娜焦急地说道。

  洛川倒是冷静,“怎么了?在哪儿?”

  “在家里,我们住的地方,你快过来吧!”安娜又重复了一遍。

  没有再多说,洛川挂断了电话,已经了解到了事情的严重性,安娜不会和自己开这样的玩笑,看来,刘冲一定出事了,自己现在必须马上出现在她身边。

  “怎么了?出什么事了?”白超注意到洛川的脸色不对劲,马上开口问道。

  洛川摘掉了袖标,递给白超,“我有点事,要离开,你帮我在这看一会儿。”

  白超也没有推脱,点点头,接过了袖标,“你去吧!有需要我帮忙的地方,随时给我打电话。”

  “我也是。”马泽跟着说道,虽然还不知道洛川发生了什么情况。

  “还有我。”王思瑶跟着笑了笑。

  洛川也没有拒绝大家的好意,对着所有人笑了笑,转身跑着离开了这里。

  因为是高考,所以附近的几条街都没有出租车,洛川心里着急,只能快步跑出来。

  好在是学区房,离得也不远,不到十分钟也就到了。

  “阿姨!”小区门口,洛川见到了一脸怒色的刘冲母亲。

  刘冲母亲见到洛川,先是一愣,瞪了洛川一眼,也没有理会,直接上了出租车离开了这里。

  见到这个情况,洛川心里有了谱,赶紧加快步伐,走向楼房门。

  屋子里的情况一团糟。

  明显流过眼泪,一带呆滞的神情,傻傻的刘冲。

  温言细语安慰闺蜜的安娜。

  地上碎掉的水壶,和刘冲的行李箱。

  “你来了,”安娜站起来,拿着手机和钱包,“你们聊聊吧!我出去吃点东西。”

  “谢谢。”洛川轻声说道。

  安娜经过洛川身边的时候,深深叹了一口气,轻手轻脚离开了这里。

  洛川去卫生间拿了笤帚清理了地上的碎片,又坐到了刘冲的身边,没有说话,只是静静地陪着她。

  “我妈知道了。”良久之后,刘冲说了一句话。

  “她知道我是你的学生了?”洛川虽然心里有了答案,但还是问了。

  刘冲点点头,顿了顿又说道,“我妈是一个小学老师,她的思想古板老套,我知道如果她知道了这件事情后一定会有很激烈的反弹,没想到这一天来的这么突然。”

  “我刚刚在楼下见到她了。”洛川开口说,“不过我和她打招呼,她没理我。”

  “我了解她,”刘冲带着眼泪笑着,“我们分手吧!”

  洛川知道刘冲可能会说出这句话,但真的面对这一刻,心里依旧很难受,“我们可以再争取,我可以去找她谈谈,我会用尽我所有的诚意让她回心转意。”

  “没用的。”刘冲一边掉眼泪,一边神色平静地说,“她已经说了,如果我们不分手,她就去学校闹,找你的父母,亲人朋友,她说到做到的,我们拗不过她。”

  “还是让我和她聊聊吧!不然我不会死心的。”洛川的语气也很平静。

  刘冲还想开口,但她知道,这是自己和洛川最后的机会了,自己赢不了母亲,只有洛川了。

  “现在你先安抚一下自己的情绪,和我说说到底是什么情况,前因后果。”洛川认真地说道,“还有你母亲,我对她的了解确实不算多,你要和我说一说她的性格,让我有个准备。”

  刘冲深深吸了一口气,胡乱擦了擦脸上的泪水,“我妈是个小学数学老师,从小就是她抚养我长大,她性格固执,甚至可以说执拗,是个一条道走到黑的人,并不容易被说服。”

  “你父亲呢?”洛川跟着问道,两人在一起这么长时间,从来没听说过刘冲谈起自己的父亲。

  “在我很小的时候,他们就离婚了,后来我爸就去了外地,这么多年我们从来没联系过,大概他已经忘了,这个世界上还有一个女儿存在。”刘冲顿了顿,眼泪又涌了出来,“不过我已经习惯了,从来没出现过的人,我就当做死了。”

  洛川点点头,刘冲母亲能带着女儿,抚养她长大,把刘冲教育的这么好,确实很了不起。

  “可能是我妈看到了手机,看到了网上你的信息,所以了解到了你的情况,今天就找到了这里。”刘冲接着说道,“她还在我房间找到了你的那套衣服,以为我们同居了,所以就更加生气了,觉得我不知廉耻,勾引了你。”

  洛川这才想起来,上次刘冲因为不喜欢自己穿着校服面对她,所以要求自己拿了一套衣服过来,放到了刘冲的衣柜里,准备来这里之后,随时能换的,没想到还有这样的隐患。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