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山小说

 

第四章 升高中的礼物

  父母对孩子的爱是无私的。

  洛川并不是没有感情的机器人,除去无限循环的高中三年,自己也和这个世界的父母一起生活了十八年。

  十八年里,父母见证了洛川一点一滴的成长。

  而洛川见证了父亲发际线慢慢的后退,从三十岁的魅力型男变成了四十岁的油腻大叔;见证了母亲,本来乌黑浓密的秀发,在那一天早晨忽然多了一些白丝。

  平心而论,虽然洛金彪和吴玲作为父母有时候是两个理想主义者,挺不靠谱的,但洛川不能否认这些年他们对自己付出的心血与爱。

  洛金彪,性格老实憨厚,内敛幽默,人虽然有些瘦瘦的,却能给家人无限的安全感。

  父亲的前半生并不算平坦,初中毕业之后,他就拜了一个师傅,跟着对方全国四处闯荡。有了部分积蓄后,又回到了家乡,找了个合金厂上班,并且听从家人的建议结了婚。

  这些年来,虽然洛金彪在合金厂的工资不算太多,,但凭借早前的积蓄和购置的房产,已经足够一家人三口人在这个小县城平稳度过一生。

  在洛川的记忆力,好像从降生开始,父母就很少吵架。即使每次两人有意见相左的时候,作为一家之主的洛金彪也能很快让步。

  有朋友开玩笑说他软弱,怕老婆,他却不这样想,每个人有每个人面对生活问题的方式,他认为这是爱的退让。

  两个人生活在一起,总要有人退一步。

  母亲,吴玲,虽然已经四十多岁但却仍有少女心的妇女,年轻时在县里的啤酒厂上班,结婚后,啤酒厂经营不善倒闭,她索性回家做起了家庭主妇。

  从那以后,她找到了一个新的爱好,做菜!

  按照她自己说法,如今最大的爱好就是研究一些‘新菜’给家里的丈夫儿子吃,虽然有时候他们吃了会拉肚子,但那一定是丈夫儿子在外面吃了不干净的东西,和她本人的新菜没有任何关系。

  这也是她这么多年的快乐所在!

  十八年来,洛川不禁好奇,两个性格完全不同的人是怎样走到一起,并且相安无事过了这么多年?但世界上的事情就是这么奇妙,有问题一定有答案吗?

  八月三十一日,经过了一个上午的时间,学校的事情尘埃落定。

  “干爸,干妈,我和三杠回来了。”刚进到屋子里,过了玄关换了拖鞋,白超就如同回到自己家一样,大喊起来。

  脚步稍慢的洛川不禁在心里吐槽,这个死党,叫‘爸妈’比自己叫的还甜!

  早些年,白超母亲早逝,父亲常年在外面做生意,即使每年春节也不回来,也不会带白超去他工作的城市,只是定期给儿子的银行卡汇钱。

  因为母亲吴玲和白超的母亲关系很好,是从小玩到大的好朋友,所以吴玲特别照顾这个孩子,也很心疼他!

  在白超十二岁那年,洛川全家给他过生日的时候,白超改了口,要认洛川的父母做干爹干娘,而洛川的父母也喜欢白超阳光开朗的少年性格,不像自己的儿子那么老成,每天死气沉沉,和一个成熟的大人一样,不讨人喜欢。

  有了这个想法,洛金彪给白超父亲打电话,得到对方的同意后。选了个好日子,白超磕头,认了干爹干娘,得了两个大红包。

  相较于洛川的不喜言谈,开朗乐观的白超总是能把干爸干妈哄得特别开心。

  进了屋子的白超把沉重的书包扔到沙发上,环顾屋子直接说了起来,“干爸,我在门口都看到你的鞋了,人呢?人呢?”

  “臭小子,喊什么喊?好好的美梦被你吵醒了!”洛金彪一副睡眼朦胧的样子从卧室走了出来,“好不容易休息一天,上午被你干妈拉着去逛街,中午想睡一会儿就被你吵醒了!”

  “嘿嘿,干爹你有点生气是因为刚刚梦到上学时候的那个阿姨了吧?”白超倒了一杯水,坏坏地笑着。

  本来精神还有些困倦的洛金彪瞬间清醒过来,回头看了看厨房,见没什么动静才小心翼翼地说,“你想害我?你干妈要是听到这个,今天家里就别想消停了!”

  听到客厅里的动静,厨房里走出来一个拿着勺子的妇人,即洛川的母亲,白超的干妈,吴玲女士,“怎么就你们两个?肖寒没来吗?”

  换号拖鞋的洛川正好进来,“明天高中正式开学,不能继续打工了,所以他去结工钱,而且他说今天学校发了新教材,想看看这个版本的教科书和他之前学的有什么不同。”

  坐到沙发上,洛金彪看着两个孩子,不禁说道,“看看肖寒,这才是高中生该有的态度,你们两个家伙什么时候能让我们这些老的省省心?”

  洛川晃了晃脑袋,就拿着沉重的书包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吴玲也重新回到了厨房忙活午饭的事情。

  “这小子,跑的还真快!”说话间,洛金彪从茶几的柜子里拿出了象棋,“吃饭还早,小白来陪我杀几盘。”

  说起象棋这个事情,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每次只要单位放假,洛金彪就会凑到小区门口的树荫下,观察两位白发老人对弈象棋。

  奈何洛金彪本人臭棋篓子一个,但瘾头却大。

  偶然得知儿子洛川会下象棋,就用父亲的地位威逼对方。虽然洛川来到这个世界后没碰过象棋,但一些基本的小套路在以前的世界还那个官场未来岳父学了很多。几轮下来,作为父亲的洛金彪被杀的丢盔弃甲,他就再也不和儿子玩了。

  反正儿子厉害,还有干儿子!

  给父母带来快乐,那他们将毫无用处!

  趁着两人摆盘的时候,白金彪也认真了几分,语重心长地说道,“小白,你现在也升了高中,平时多和肖寒学一学,有不懂不会的问题问问他们两个,高考的事情只有自己能帮自己。”

  白超一边摆盘,一边无意识地说道,“干爸,你总是拿我们两个和肖寒比较,根本不是一个水平。他一个人的身体,两个人的精力,我们怎么···”

  “臭小子,说什么呢?”洛金彪直接打断了白超的话,严厉地说道,“这话你咽在肚子里,不许在任何场合任何人面前提起,肖寒是正常人,他父母那么对他,他已经很惨了。你和洛川作为他唯一的朋友,绝对不许在背后讲这些。”

  得到警告后,白超赶紧道歉,“对不起,干爸,我一时嘴上没把门的,我错了,不过我和你保证,以后一定忘了这件事情。”

  “这还差不多,”洛金彪满意地点点头,“臭棋先飞象···”

  ······

  饭后。

  洛川试探着说道,“妈,你这个新菜有点厉害,虽然味道很好,但以后苦苣还是别和胡萝卜一起炒了。”

  “这两个东西凉拌还能吃,但你炒···,滋滋滋,有点···”洛金彪吞吞吐吐地说。

  “好吧!好吧!看你们两个的鬼样子,我会在记事本上记下这个菜不行。”吴玲应承了下来,“对了,今天上午逛街的时候,给你们三个选了礼物,庆祝你们初中升高中。”

  “礼物?”白超惊喜道,“我就知道干爸,干妈对我们最好了!”

  吴玲起身去卧室,拿出了三个用彩纸包装的盒子。

  相较于白超,洛川一开始就没有抱着希望,因为无数次的循环,虽然之后的事情可能因为现在发生的小事儿改变,但和这三份礼物绝对无关!

  “哇!还用彩纸包装的这么好?看形状是乐谱书吗?”白超开心地接了过来。

  洛川拿过了剩下的两份放在一边,又尝了尝胡萝卜炒苦苣的味道。

  “我们今天逛了一上午,想着挑一份有意义的礼物送给你们三个,肖寒的那份,明天洛川给带到学校去吧!”吴玲看着白超开心的样子,对于洛川平淡地态度,自己也释怀了。

  “额?”白超拆开包装,拿出了里面的东西,“《高一九门课程基础巩固与习题真解》?”

  “惊喜吧?”洛金彪得意的笑着,“这本习题可不简单,是我师傅的女儿高考后得出来的经验,她当年就是靠这个打基础,后来考了非常好的大学!”

  白超的脸如六月的天,前一秒还是阳光灿烂,这一秒直接愁云密布,“额,那个,我觉得,我的成绩,干爸干妈也知道,我,我的这份习题就贡献了,给洛川,额或者老肖都行,免得老肖一本习题不够。”

  “不行!”洛金彪否决道,“你们已经上了高一,自然要加倍努力学习,把基础夯实是重点,免得将来高二高三吃力,你要是不听话,我就不让你们三个玩乐队了!”

  有了这个威胁,白超果然老实了很多,乖乖把这本《高一九门课程基础巩固与习题真解》收到了书包里。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