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山小说

 

第八十章 他有喜欢的人

  周一。

  上学的时候最开心就是每次都会有一周,因为调换座位的原因,能挨着‘她’坐一周,即使一周内两个人都没有交集不会说话,但也非常开心。

  白超偷瞟一眼坐在自己斜对角的马泽,嘴角止不住地泛起笑意。

  稍微晚了一些的洛川,来到班级后,从书包里拿出牛奶扔到肖寒的桌子上,看了一眼端着书的白超,搭话道,“你今天来的早啊!”

  见白超没反应,洛川拍了拍他的肩膀,“你发什么呆,都跑神了!”

  “我,我在想别的事情,”白超胡乱说道。

  洛川看了看马泽补作业的背影,不禁露出了笑容。

  “班,班长,”丁诗雨怯怯地喊道。

  “早,小丁同学,我都不是班长了,”洛川回到自己的座位,微笑着看着丁诗雨,“学生会的工作还适应吗?”

  “挺好的,很多师哥师姐,都知道你的事情,对我很照顾。”丁诗雨回答道。

  自从洛川因为打老师的事情,被撤销了班干部与学生会干部之后,丁诗雨就被安娜指派成为了十五班在学生会的代表,转眼间已经过去一周了。

  同学们陆续到来,陈晨坐到了自己的座位,摆好书本,犹豫了好一会儿,才开口道,“班长,我早上多带了几个大白梨,给你用一个吧!”

  看着自己桌子上的梨,洛川回答说,“好,谢谢。”

  洛川知道陈晨性格敏感脆弱,自卑怯懦,收下这个梨是最好的选择。

  周一第一节课是班主任安娜的数学。

  高中的数学说简单,只要能上课听课,按照老师的要求完成作业,自然能跟上教学节奏;说难的地方,关联性比较大,而且容易产生逆反心理,只要一节课听不懂,就不想继续听下去了。

  但如果你的班主任是数学老师,那另当别论,如论你喜不喜欢数学,都要硬着头皮学下去。

  第二节是英语课。

  从周五晚上吃完拉面后,三人与两位老师的关系好像隔了一层,不似之前的随性从容。尤其是英语老师刘冲,下课之后也没有再来和洛川白超聊天开玩笑,反而匆匆忙忙回了办公室。

  除了白超这个大傻瓜,其余四个人大概都能猜出来原因。

  第三节是语文课。

  有一个风趣幽默,能和同学们打成一片的语文老师,真的太重要了。

  “所以,我们不要用今天的三观去要求古人,也不要用自己的是非观判断书上记载的故事,你们要做的是从历史发生的事件中吸取教训,如果以后自己遇到相似的情况,你一定要比古人做的更好,这才是读书知史的意义。”

  “我们今天所学的,所理解的,都要用在你们以后的人生中,如果在将来遇到困难的时候,今天在课上讲的任何一句话,能帮助到你,给你鼓励,那也是我的荣誉。”

  “说的有些跑题了,回到课本上来,《赤壁赋》全文背诵,给你们三天时间,够了吧!”

  此话一出,十五班哀鸿遍野,一片抱怨之声。

  下课铃响起,语文老师钟林心满意足地离开了办公室。

  第四节的物理课,洛川和肖寒的作业时间。

  知道已经有些同学做出了学文学理的选择,各位小科目的任课老师见到这种人也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午饭后,回到班级。

  丁诗雨递过自己的手机给洛川,“班长,你看网上有好多人在传你在酒吧唱歌的视频,都已经冲到热搜第一了。”

  洛川接过手机,原来是自己周五在酒吧唱的五首歌,被人分成几个视频放到了网上,视频下面,自己的公司也有留言帮忙公关。

  白超凑过来看了看,“真的唉,自从你答应二叔可以在酒吧拍照片录像,网上你的消息就一直没断过。”

  前座的肖寒也转过头来,挥了挥自己的手机,“你委托公司经营的微博粉丝数量已经有三百多万,有点夸张。”

  “而且我发现班长的女粉特别多,”丁诗雨笑着说,“好多小姐姐都在网上说班长帅,唱歌好听。”

  “我都不是班长了,你们大家以后都叫我洛川就行。”洛川提议道,“免得学校知道了,班主任也会有麻烦。”

  “那都不重要,”白超苦着脸说,“按照常理来讲,打架子鼓的男生应该比弹吉他的男生更有吸引力吧?为什么夸我的人这么少?夸你和老肖的人这么多?”

  肖寒难得露出了笑容,“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证明我和三杠确实比你优秀。”

  丁诗雨笑着说,“之前在贴吧论坛有过你们三个的讨论帖,还有你们比较详细的资料,很多人评分的时候,白超只有三星,洛川和肖寒都是五星。”

  “凭什么呀!”白超叫喊道,“我风流潇洒,仪表堂堂,不如这两个呆瓜?”

  “网上的人是这样,”洛川把手机还给了丁诗雨,“可能是因为演出的时候我们站在前面吧!下次去唱歌,你站在前面打架子鼓好了。”

  白超顿时摇了摇头,“那太奇葩了,我才不要呢!”

  “班长,我看到网上有很多小姐姐说喜欢你们,”丁诗雨试探着问道,“那你们喜欢什么样的女生啊?”

  洛川沉默,是因为他从丁诗雨的话和表情里察觉了不对劲;

  白超沉默,是因为这个问题答案就在自己身后;

  肖寒沉默,是日常沉默;

  好在洛川最快反应过来,语气平和但坚定,“都还是学生,一切都等到高考之后再说吧!”

  “很洛川的答案,”白超尴尬地笑着,用眼角的余光看了看身后正低头玩手机的人。

  “如果你们谁能把这句话传出去,相信未来会少很多麻烦,”肖寒顿了顿接着说道,“其实洛川心里有人的,只是大家谁都不知道而已。”

  肖寒说这句话的时候音量并不高,但除了周围的四五个人,起码还有十几个人用异样的眼光看着洛川。

  白超也跟着凑热闹问道,“老肖说的是真的,对吧?”

  “随便。”洛川笑了一下,起身离开班级去了厕所。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