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山小说

 

第两百零六章 木头人马泽

  玩够了,疯够了,照片也拍够了,大家各自散了。

  回到岸上的时候,白超和白若这才发现,父母一直在桥头看着自己。

  “爸,妈,”白若揉了揉自己的小脸,笑呵呵地问道,“你们来多久了?”

  “好一会热了,从你们放烟花的时候,我们就站在这里ile。”林静擦了擦女儿额头上的汗水,“瞧你,都疯闹出汗了,外面这么冷,千万别感冒了。”

  “没事,哥把围脖都给我了,”白若对着脖子上的围脖比划比划,脸上满是笑意。

  “叔叔阿姨,过年好。”洛川微笑着招呼道。

  “过年好。”白国强笑着回应道。

  王思瑶撞了撞马泽胳膊,用极低的声音说,“大姐,打招呼呀!”

  白若放开了母亲的胳膊,跑到马泽身边,“爸妈,这都是哥哥的同学,这是王思瑶,这是马泽。”

  “过,过年好。”马泽僵直着身子,脑子混沌一片,好像是刚刚出国的浆糊,我在哪?我为什么在这儿?我下一句话要说什么?经典三问。

  “叔叔阿姨,过年好。”王思瑶心里暗骂闺蜜是个笨蛋,脸上还要有礼貌地打着招呼。

  “过年好。”林静回应道,微笑着打量了两个女孩,“你们刚刚在雪里疯闹,身上的羽绒服都湿了,和我们一起回家休息休息吧!我再给你们做点好吃的。”

  马泽愣住了,现在的情况更糟糕,脑子里一片空白,刚才脑子里三个问题是什么来着?

  “算了吧!静姨,”白超开口说,“现在时间也不早了,虽然今天是初一不用走亲戚,但还是让她们早点回家比较好,免得她们的父母担心。”

  “是啊!”王思瑶只能代替傻了的马泽回答,“下次有机会再麻烦阿姨给我们做好吃的,今天时间真的太晚了,都快三点了。”

  洛川看着不说话的马泽,心里不禁觉得好笑。

  日常生活里,马泽天不怕地不怕。初中的时候就敢和全校的风云人物白超对着干架,平时在学校里也是大大咧咧,好像一个姐姐似的,照顾着班级里的其他同学,遇到小别扭也不在乎,好像任何烦心事她都不会放在心上。

  但今天自从得知了白超的父母在这里,马泽好像完全变了一个人,呆呆地,话也不会说了。

  可能喜欢一个人的时候,最真实的反应就是自卑吧!

  白国强和林静都是人群里历练出的人精,他们二人怎么会不明白现在的状况?

  第一,这是大年初一的凌晨,这两个女生和洛川白超的关系要多亲近,才会在这个时间出来一起放烟花?

  第二,白若这个丫头微妙的态度,也表明了两个女生必然和白超有关系。不然她不会主动给自己两人介绍两个女孩子的名字,还那么热情。

  第三,白超这个小子一直若有若无地用眼角余光偷瞄那个叫马泽的女孩。

  有了这三点论证,白超和这个马泽的情况,白国强和林静心里大概有了底子。

  洛川只好再站出来打圆场,“叔叔阿姨,时间确实不早了,大家还是赶紧回家休息吧!我和白超送她们两个女生回家,你们先和白若回家。”

  “好吧!”白国强笑着点点头。

  王思瑶又无奈又生气,又轻轻捏了捏闺蜜的手。

  马泽这才反应过来,“叔叔阿姨再见。”

  “再见。”白国强强忍着笑意,转身离开了。

  “再见。”林静给予马泽一个安慰的眼神,也转身跟着老公离开了。

  “那我也走了,回头再约着玩呀!”白若倒是没有那么多顾及,直接哈哈大笑,追向父母的身影。

  白超对着空气挥了一下巴掌,“这丫头,看回家我怎么收拾她!”

  三口人渐渐走远,消失在路灯的尽头。

  王思瑶甩开马泽的手,生气的说,“姐姐,你刚刚是傻了吗?招呼也不打,也不会笑一笑,刚刚就是个兵马俑一样,我还以为你是木头人呢!”

  “我,我太累了,今天闹了一天,晚上还出来玩,看烟花,好累,大家快回家吧!”马泽恢复了口才,冻得通红的脸也露出了尴尬的笑容。

  “我真无语了。”王思瑶不耐烦道,“笨蛋,笨蛋,笨蛋!马泽你是大笨蛋!”

  白超也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怪马泽,也不至于,但她在父亲和林静阿姨面前的表现确实很傻。

  洛川叹了一口气,“好了,已经很晚了,送你们回家吧!”

  四个人这才前前后后离开这里,临近三点,街上几乎没有人。

  在谈恋爱这个问题上,父母对于儿子和女儿的态度截然不同。

  白若在学校被小男生写情书告白,白国强和林静就要去学校找老师,找对方家长了。

  白超和今天这个马泽有点小小的火苗,两人却乐见其成,当成了一个乐呵看。

  现在想想,好像华夏的父母都是这样。

  如果是儿子在学校有女生玩在一起,那父母亲戚朋友都会玩笑两句,对着男生打趣,玩笑。

  但女儿却不同了,如果女儿在学校有男生纠缠,父母马上如临大敌,严阵以待,轻一点的告诫女儿不许谈恋爱,严重的找到学校去,直接找老师,找校领导,找男孩的家长。

  仅仅是因为相比较而言,女儿更容易受到伤害吗?

  不仅仅是这样吧?

  白超和洛川先送了马泽,又送了王思瑶。

  两人漫步走在街头,凌晨四点多钟,街上空无一人。

  “他挺好的。”洛川开口道,“只是出门了,去什么地方也没有告诉我。”

  “你和我说什么,他是死是活与我没有任何关系,“白超冷着脸,“我可以不管他小时候那件事,但是他能不顾多年情分,在你水里下药,还利用我,凭这个,我就永远不会原谅他。”

  “其实那个药没问题,还对人的身体有益处的。”洛川试着说。

  “可你毕竟是住院了,”白超争辩道,“我不想多说,你以后也不好在我面前提起他。”

  洛川还想劝说,但看到白超坚定的样子,把话重新咽回了肚子里。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