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山小说

 

第一百七十五章 曾经

  杀人凶手?

  杀了亲生妹妹,罪大恶极!

  十年相交,十年的了解,十年的相处,肖寒怎么会是这样的人?

  无数的念头,无数的想法一瞬间涌现在白超的眼前,曾经三人一起去酒吧唱歌赚钱做公益;一起疯疯癫癫带着塑料袋沿着护城河捡垃圾;在爸爸不回来的那些年,肖寒对自己的迁就照顾与爱护;

  这一切都是假的吗?

  “好在我有一对爱我的父母,”肖寒越说脸上的表情越狰狞,“他们不仅没有把我送进去,还帮我料理了后面可能会出现的麻烦。”

  “别说啦!”白超站起来吼道,“你还是人吗?”

  周围本来正在跳广场舞的大爷大妈听到这边的声音,纷纷看了过来。

  白超感受到众人注视的目光,强行压下了心中的火气,看向洛川,“洛川,你什么时候知道这件事的?”

  “他应该也知道不久,但具体时间我也有点好奇,我哪里漏出了马脚。”肖寒微微笑着。

  洛川并没有回答两人的问题,反而自言自语道,“十年,枉我自以为聪明,没想到身边最好的朋友居然是这样的人,真是人心隔肚皮。”

  洛川的话刚落地,三人纷纷安静下来。

  肖寒很想知道三人里的‘小白兔’,白超知道了这件事情后的反应是什么,远离自己?举报自己?

  洛川有些后悔,因为不知道这件事情被白超知道后,会变成什么样子,不光是对肖寒的影响,还有白超,还有周围很多很多人。

  白超则还有些神经错乱,做了好一会儿,但满脑子都是浆糊。

  “小白,现在知道了还想说什么吗?”肖寒开口问道。

  “这是做人的底线问题,你去自首吧?”白超表情木讷,这是自己头脑风暴之后想出来的最好的解决办法了。

  “自首?”肖寒忽然转变了神情,站起来夸张地喊道,“surprise,刚刚和你说的一切都是假的,逗你玩!”

  “啊?”白超呆住了,反转再反转?

  肖寒暗中踢了踢洛川的腿,现在这个事情最好的解决办法,就是按照自己刚刚说的,让白超把一起当成一个玩笑,一个惊悚故事,让他回家洗个澡,睡一觉后,忘记今天的事情。

  洛川也明白了肖寒的意思,只是他却没心情和肖寒一起欺骗白超,连敷衍都不想。

  不过这件事情就这样被糊弄过去了。

  三人分别后,洛川一个人走在回家的路上,忽然感觉背后有人跟着自己。所以洛川在前面拐角故意耍了个手段,躲在一旁,想要看看后面的人到底是谁。

  洛川一直都觉得奇怪,在很早之前,刚到高中的时候,每天早上上学就要感觉有人跟着自己,可自己每次都没抓到。

  今天正好心情糟糕,一定要抓到这个人出出气。

  后面这个人见到洛川拐过街角,人已经消失不见,便快步追了上来。

  洛川直接跨步站在了这个人的面前,刚想开口质问,却没想到,“白超?你没回家?”

  五分钟后,洛川与白超坐在小区里的石凳上。

  “对不起。”

  “对不起。”

  白超苦涩笑了笑,“你为什么道歉?”

  “我也不知道,”洛川身上没有秘密了,说话的态度和语气都轻松了很多,“你真的和马泽在一起了?”

  “嗯。”白超应了一声,“你真的和刘冲在一起了?”

  “嗯。”洛川学着白超,也应了一声。

  白超笑了笑,“肖寒,肖寒那件事你准备怎么办?”

  洛川呆了一下,回答道,“他都说了,和你开玩笑呢!你忘了今晚发生的事情吧!”

  “我确实很傻,但不是白痴吧?你也要帮他骗我?”白超直直地看着洛川,“我们报警吧!这是一个人做基本的道德底线问题,既然他犯了错,就应该承担。”

  “你说的轻巧,”洛川笑了笑,“事情过去这么多年,我们有证据吗?我们和肖寒认识了十年,在一起玩了十年,在你心里他真的能做出这样丧尽天良的事情吗?”

  白超犹豫了,洛川说的话有道理。

  “我之前私下去见了肖寒的父母,”洛川解释道,“虽然他们没有正面和我聊起这件事情,但我觉得里面应该还有一些不可告人的秘密,只是我们毕竟是外人,恐怕很难再查下去了。”

  白超点了点头,忽然想起来,“那从小到大,肖寒身上的伤是怎么来的?是他父母打的?”

  “可能吧!肖寒虽然九岁开始,和我们一起上学放学,日夜不离,但他的心里想着什么,你和我从来都不知道,”洛川叹了一口气,“也许这才是我一直循环的理由吧!”

  “什么你一直循环?”白超顺着话问道。

  “就是我最近脑子总是在想这件事情,到底要怎么解决。”洛川糊弄着说。

  白超也犯了难,就像洛川刚刚说的一样,第一,虽然这件事情触动了两人的底线,但没有证据,而且事情过去了这么多年,也不好调查。第二,毕竟肖寒和自己两人从小玩到大,难道真的要亲手把他送到监狱去?

  “可我们也不能装聋作哑,当做什么都不知道啊!”白超争辩道,“他,他毕竟···”

  “我们知道肖寒不是一个开玩笑的人,他说的必然是真的,但这件事情在外人听来,完全就是天方夜谭,”洛川也颇为无奈,“儿子杀了女儿,父母帮忙善后,这一家人都有病!”

  “是啊!确实骇人听闻,说出去也不会有人相信的,可能肖寒也是看到了这一点,所以才有恃无恐地告诉了我们。”白超情绪低沉。

  两个人就这样一直坐着,安静地坐着,回想着十年来,三个人相处的点点滴滴。

  怎么会变成这样?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回想当初,三个九岁的小正太初次见面的时光。

  那一年,三人一起拜在孟庭门下,白超选了架子鼓,肖寒选了贝斯,洛川选了吉他。

  那一年,三人互相依靠,互相取暖,互相保护。

  那一年···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