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山小说

 

第两百五十章 学车

  周日。

  第二中学,高二教学楼,英语办公室。

  “洛川啊!洛川!你是不是太过分了?”白老师紧紧锁着眉头,“

  “老师,对不起。”洛川低着头。

  “是不是你最近有什么麻烦?”白老师试探着问道,“真的不是老师烦你,你上学不带书包,作业也没完成,你说说自己还像个学生吗?”

  昨晚,洛川去了白超家之后,两人一边聊天一边喝酒吃东西,后来就在客厅的沙发上睡着了,今天醒过来的时候已经六点半多,学校要求七点到校,洛川也没有时间再回家拿书包和作业,只好先和白超混进学校,没想到被班主任抓包。

  洛川低着头,轻声说道,“老师,我作业都写完了,只是昨天是周六,所以想把书和笔记都带回家温习一下,后来有别的事情就出了门,然后就去了白超家,今天起晚了,就没来得及回家拿,如果您不相信,我现在就回家去取。”

  “还是算了,”白老师摇了摇头,“我愿意再相信你一次,但事不过三,下次再也不许出现这样的情况了,中午午休的时候你回家再拿吧!”

  “谢谢老师。”洛川恭敬地回答道。

  “好了,你多注意休息,马山就要期末考试了,希望你能用好成绩证明自己。”白老师顿了顿又说道,“是不是刘冲老师忽然离开,你们和她感情太深,所以一时接受不了?”

  洛川不好回答,只是随便发了几个语气词应和。

  白老师也不在意,“之前刘冲老师还在学校的时候,你们十六班就是全年组最让人羡慕的班级,大家成绩好,劲头足,每个人都在努力学习,但自从她离开之后,我发现十六班的学习风气好像差了一点儿?”

  “可能是因为换了老师,所以大家还在适应吧!”洛川宽慰道,“老师,你放心,同学们的成绩应该不会下降的,大家都有很好的底子,而且同学们也知道马上要升高三,所以一定会更加用功。”

  “你也说的也对,相较于其他班级,十六班真的一个淘气惹事的学生都没有,大家都能好好学习。”白老师点点头微笑着说道,“好了,你先回班级吧!记得下次千万不要再这样了。”

  “我知道老师,事不过三。”洛川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身子微躬致意,转身离开了英语办公室。

  下到一楼,回到十六班。

  “大哥,你还能回来啊!”王思瑶打趣着笑问道,“短短几天之内,犯了两次大错,白老师没有好好训斥你?”

  洛川从后门进来,穿过过道,回到了自己的座位,“白老师很温和的,而且确实是我做错了,认真道歉就是。”

  “真有你的,昨天还没玩够,你看白超现在还睡着呢!”马泽嬉笑着看着坐在自己前面的白超,“你们昨天晚上都干什么了?是聊什么特殊的秘密话题了吗?”

  “那你叫醒白超,自己问他,”洛川微笑着说,“昨天我们回了他家之后,真的喝了很多,啤酒,红酒,不知道有多少,家里还没收拾呢!”

  肖寒停笔,收起刚刚完成的卷子,“可惜,刘冲离开了,不然你可以随便请假。”

  洛川闻言一愣,收起微笑之后,又马上微笑了出来。

  见情况不好,王思瑶赶紧微笑着说,“我听说白老师的女儿之前来找过洛川,是洛川的粉丝对吧?”

  “没办法,谁让我们洛川这么帅呢!”王浩不知何时从后门走了进来,拍了拍手,大声说道,“在班级的同学听我说个事情,等不在的同学,回来之后,大家互相转达一下。”

  十六班的同学都看了过来,王浩这位班长还是很得人心的。

  王浩也没有拖拉,“高二最后一个学期马上结束了,大家要好好计划自己的未来,比如驾照问题,还有将来的大学,报考的院校和专业,现在都可以考虑了,免得将来,事到临头手忙脚乱。”

  顿了顿,王浩接着说道,“说到驾照这个问题,我们班级的同学大部分人的年龄都够了,我们可以在暑假一起报名,有优惠,想要一起的同学,找时间或者发消息给我,到时候暑假我们统一一起去。”

  “班长,报名费多少啊?”李晓朦顺着话问道。

  “正常单独去报名是2600一个人,后面的报考费和另外的费用再算,我们现在集体报名可以拿到1980的价格,所以我过来问一下大家,报名就报,不报名也无所谓,看你们自己。”王浩说完,顿了顿,“好了,没什么事情了。”

  说完话,班级里顿时议论纷纷。

  “我也打听过,”马泽看向周围的这些人,“虽然暑假去学车,练车的人会很多,但这个价格确实很好了。”

  “确实很便宜,”王思瑶跟着说道,“我记得我们那届,也有这样的事情,不过好像是2200一个人。”

  “那你学了吗?”马泽顺着话问道。

  王思瑶摇摇头,“没有,想着和陈然一起学来着,就等他一年,只是没想到现在变成这样了,你要不要学,如果报名我们就一起,到时候咱们都去学。”

  “你去我就去,”马泽看向了前面的人,“于青,你和李晓朦也学吗?”

  “去,”于青应声道,“刚刚李晓朦已经和我说了,只是之前我们在大院就开过车。”

  “不一样的,”本来趴着的白超,坐了起来,伸了伸懒腰,“还有很多路面知识考试和实际操作的考试,都去学一学挺好的。”

  马泽起身揉了揉白超的肩膀,笑着问,“活过来了?”

  白超晃了晃脖子,“全身一点力气都没有,我是不是已经三四十岁了?怎么喝点酒,熬一夜就变成这样了?”

  “可能是昨晚啤酒,红酒,掺着喝,所以不太适应吧!”洛川顺着话说道,“那你也报名?”

  “报,当然报名,”白超回答道。

  这样算一算,除了肖寒不报名,后面的这群同学,小团体大家都去王浩那里报了名。

  

相关推荐